马甲贼多

全职吸吸吸

【all叶】半生少年 1

叶修奉母上之命、被亲弟押解去相亲。



他刚带队打从苏黎世回来,拿了个世界冠军的奖杯,亲爹面上脸色总算好了些,加上母亲的从中说和,叶爸爸也就默许了叶修“不务正业”,他在体育局混了个领导,一半是实力一半是背景,过上了腐败的朝九晚五的公务员生活,偶尔还开小号抢抢BOSS,气气老朋友们,小日子挺滋润。
叶妈妈在叶修回来那天就掉眼泪,一边掉一边把叶爸爸踹出了家门,埋怨叶老爹当初不同意叶修打游戏让儿子吃了这么多年苦。
叶修也不知道自己不就是穿了身淘宝爆款,长的四肢健全头脑清醒,在梨花带雨的叶妈妈口中什么的怎么就吃了天大的苦了。
叶爸爸只能蹲在家门口进去不来,下班的叶秋想要说和也被叶妈妈劈头盖脸一顿骂,埋怨他知情不报,于是下了班的叶秋叶总裁,也只能可怜兮兮的拎着公文包,和老子蹲在门口等叶妈妈消气。
叶修也没劝,他大大方方的撸着小点,和妈妈坐在沙发上谈笑风生,顺带说一两句自己创业艰苦,黑一波自己亲爹。
心黑手狠叶不羞。
军区大院里头一帮孩子,叶修大小就是最会装乖的一个,他长着一张嘲讽脸,可微微笑的时候那双下垂眼别提多讨喜,嘴皮又甜,想要哄人和忽悠人,没有不成功的。
叶妈妈眼泪掉的和收的一样快,一会功夫就被叶修哄好了,叶家另外两个男人才得以如蒙大赦的上桌吃饭。
叶爸爸倒还想教育叶修,叶妈妈冷冷的把一块胡萝卜往他碗里一塞,铁血了一生的叶将军也得认怂,当自己是只兔子,使劲啃萝卜白菜。
叶秋在叶妈妈看不见的地方翻白眼给叶修,叶修翘翘唇,一脸“我愚蠢的弟弟”,叶秋气得脸没有抽搐完,就忽然听见叶妈妈发话了。




“修修啊,你这回来了啊,也老大不小了,趁着假期,相个亲。妈妈呢,认识的几个阿姨,家里的闺女,有不少好姑娘人都很好的。”





叶家家教甚严,食不言,寝不语,但在叶妈妈面前一切都是浮云。可当叶妈妈真的破例的开口了,只能说明……避无可避了。
看着亲妈明媚的笑脸,叶修第一次感觉到了被支配的恐惧。
“你也大了,妈妈呢,也就不干预你谈恋爱的事情,咱们又不是封建社会了。”
“可修修你啊,要是偷跑爽约,妈妈只能亲自和你去看人家小姑娘了啊。”
“放心,我和你爸,你弟,都说好了好了。我们绝不干预你和人家姑娘约会,你乖乖的去,我们都在家等你哦。”
叶不羞看着谆谆教导浑身带着圣母光环的亲妈,和高贵冷艳的撸着小点的弟弟,沙发上有着堪比老韩钱包脸的亲爸,感动的无以复加,只能按着胸口说。
“妈,有话好好说,放下主机,我现在立马出门,奉旨撩妹。”






这就是叶修现在和喻文州坐在某高档餐厅座椅里的背景。
不远处小提琴悠扬,他们所处的位置一边别出心裁的用斑斓的水族箱与外界隔断,另一边是玻璃外繁华街景,周围装饰着鲜花与名画,春日的阳光明媚而温暖的照耀在喻文州微笑的脸上。
“前辈,好巧。”率先打破沉默的喻文州首先说明了来意:“表妹说是要相亲,想要我帮忙看一下,我就做了个急先锋,过来做个参谋。”
喻文州这一解释,原本被亲妈一大早叫起来,倒腾打扮的人模狗样的叶修,便在熟人面前也就垮了肩膀,趴在桌子上,现了原形:“哥还以为今天就要这样端着骗小姑娘一天了呢。文州你既然在,就帮哥一个忙。”
叶修眨巴了一下他那双下垂眼:“去和你那个小表妹打个小报告,就说哥和她不合适。”
喻文州被那一眨眼的讨好闪的目光一滞,但下一刻他又如常的和叶修开起玩笑来:“怎么不合适?前辈你这么好,我很难找出你不让人喜欢的理由。”
叶修听到这,脸不红心不跳的点点头:“那是,哥自己也找不到我不讨人喜欢的地方。这件事是为难你了。”
喻文州:…………
“你那小表妹姓李对不,大学刚毕业。年龄也是有够小的了,才虚岁二十岁,跳级的天才美少女啊。哥快三十了,就算属性完美,可这年龄不对口,也不行啊。”
叶修开始给喻文州找起了理由,一边说,一边松了一下领结。喻文州眼里的叶修,手指修长,往黑蓝色的领结里头一探,就灵活的散开了领结和束缚的严丝合缝的扣子,滚动的喉结和那里一小块锁骨露出来,让人心猿意马。
喻文州忽地笑:“那么前辈喜欢什么样的。”
“我啊……”叶修摸摸下巴,这是他想抽烟但顾及场合而要忍住的小动作,而如果是闲聊时想要抽烟,多半是十句有八句在跑马的叶不羞,要认真回答了。
“脾气什么的哥也说不准吧,相处着舒服就好。模样端正,哥看重心灵美。孝敬父母什么的……”叶修想到被自己气的要死的老头子,坑的苦哈哈的弟弟,和家中隐藏BOSS的母上,想到家人,不由得笑:“只要我喜欢我爸妈估计也没什么反对的,孝敬什么的,也不需要端茶递水,和哥好好过日子,就是孝敬我父母了了。”
“你标准这么低,我的小表妹可能没有那么容易被拒绝了。”喻文州看着叶修笑,不由也微微动了唇角。
“我这一把年纪了,文州。也就不祸害小姑娘了。”叶修伸了个懒腰咂咂嘴,从桌子上直起腰来,捶了把腰。
“可今天早上公会的人还说,您昨个又抢了好几把野图BOSS。”
叶修动作僵硬了一下,朝左右看了看,才坐到喻文州身边那和他勾肩搭背。
“文州,这个事情啊,啊,我这不是为了督促联盟下一代的发展吗?没有我的鞭策,他们怎么居安思危不是。”
喻文州侧过头,冲叶修笑的温文尔雅,叶修脑子还在打转的“怎么圆过去”这个想法,喻文州就凑到他耳朵边亲密的说:“前辈你这么怕我说下去,是因为怕被监视您的家人听见,您又熬夜的事情。”
喻文州声音低沉细腻,叶修只觉得耳朵一痒,转过头,对方微微笑的礼貌,仿佛唇瓣近乎押昵的擦过耳朵,只是叶修自己恍惚错觉和过于敏感。
几步之外的卡座,戴着大墨镜,立领风衣,帽檐压的低低的叶家母子二人组心里正犯嘀咕,怎么看不见了,还有怎么是个男的。
叶秋倒是认得喻文州是叶修的国家队队友,基于某些不好的回忆,叶总裁立刻像被踩了尾巴的猫,浑身炸起了毛。四处看看有没有可以挡住身形的盆栽,趁机摸过去敲喻文州一把闷棍。
叶妈妈已经悄咪咪的摸出手机,打电话给老姐妹了。
对方说女儿早就和护送她的表哥出门了,已经到了餐厅,叶妈妈一寻思,也想出了个大概,就又悄咪咪的探出头,看附近有没有朝叶修他们那探头探脑的小姑娘,四处找了半天没看见小姑娘,倒和一个戴着渔夫帽缩在二楼卡座那的可疑中年男子对上了墨镜。
叶妈妈:…………
叶爸爸:…………
说好了不跟踪叶修的夫妻二人隔着大墨镜对视,场景一度十分尴尬。
直到餐厅的门打开,一个和叶妈妈手机照片里一模一样的姑娘拿着一堆东西,虽然没发出什么声音,但像扛了一座小山似的声势浩荡的走向叶修他们卡座。
“哎呀累死我了。要是早知道有漫展,我就推了相亲了。唉,叶大公子你好啊。表哥帮我取一下抱枕,有些占位置了。”这位相亲对象李小姐从过来到落座都没有瞅叶修一眼,大概也是和叶修一样,对相亲抱有消极态度。忙着指挥喻文州把她的东西取下来放好。
叶修看到她的态度就放心了,只是忽然一瞅这姑娘宝贝的抱枕就有些眼熟。
抱枕上那个黑发黑眼的模样俊秀的动画人物,那身花花绿绿格外眼熟,似乎和君莫笑有些雷同。如果说衣服是雷同,还有些地方可以反驳,可人物旁边还摆着的那把千机伞,叶修怎没都不会认错。
那边喻文州尴尬的抱住抱枕,小姑娘还在一边忙着卸货,叶修默默地把眼睛凑到抱枕那又瞅几眼,呦呵,厉害了,好像还是可脱抱枕。
……还是下半身可脱的。







等小姑娘忙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又掏出镜子补妆,显得十分视叶大少爷于无物。叶修先不评价小姑娘为人如何,倒是真知道了她也和自己一样不喜欢相亲了。
“涵涵,这位叶先生等你很久了……”喻文州倒是觉得空气忽然尴尬要打圆场。
李涵涵心中冷笑一声,心想这个传说中的叶大少,富家公子哥,上流社会圈子里传遍了被叶老爷子说的不务正业,不学无术。
自己给他下个脸子,让他知难而退,好聚好散。这种不学无术的公子哥,要不是家里和他有点亲戚关系,李涵涵是绝对不会过来的。
周末可是有荣耀活动啊!错过要再等一年的!
要不是亲妈耳提面命,李涵涵为了主机委屈求全,怎么都不会来相亲的。
她对自己表哥喻文州努努嘴:“我这不是来了吗?”
然后又往脸上补妆起来,一边补一边说:“叶大少,你也瞧见了,我呢,也是百忙中抽空出来的。咱们客套话也就少说了,我这条件能入您亲妈的眼,不说万里挑一,百里挑一总是有的。所以我说我瞅不上你,你也别生气。您也快三十好几的人了,相亲这种事情就是奔着成家立业去的,我呢,没那心思,也没那性格当什么贤妻良母,您今天就当来这喝了杯咖啡,我买单,咱们不合适,您呀,也知难而退吧。”
说着她放下了化妆镜,对叶家大少嫣然一笑。才发现这个之前在远处望去打扮的人模狗样的家伙,正低头看着她的抱枕,被她这么一顿夹枪带棒的乱怼也没有什么反应,反倒笑吟吟的看着抱枕问:“李小姐你玩也荣耀?”
嗨哟,还不死心了。
李涵涵追求者挺多,心高气傲,自认为见多识广,见多了富家公子知道她喜欢荣耀,就砸钱买装备各种包团时装这些自认为帅气的行为,宛如包二奶小明星,这种沙文主义的行为,李涵涵看了都烦。
心里认为叶大少贼心不死,想要从荣耀下手讨好她。
白眼翻到天灵盖上了,嗨呀,又来一个。
“玩啊,只是这游戏不是企鹅出品的,充钱也变不了多强,您啊玩个企鹅炫舞,多砸点钱,说不定有三年起步的小女孩愿意和你走。”她心想自己都不友好到这个程度了,叶大少就是个对她一见钟情的智障也该生气了。




然后疑似智障对-她一见钟情-叶大少抬头,露出一双熟悉的下垂眼和梦中18X对象标配脸,说:“你挺喜欢荣耀的啊。”
“那是,我喜欢……”

………………
李涵涵颤抖的抓住了喻文州喻表哥的手,抖的粉饼都掉地上了。
“叶……叶……叶……叶神。”
喻文州默默的把抱枕递给了吓得仓鼠瓜子掉了-JPG的李小姐。






TBC

叶神迷妹李小姐:………………
悲伤到哭泣-JPG

这个故事其实该称呼为
【由相亲对象引发的基佬联盟修罗场】

【实力搅局-联盟药丸大作战】

评论(22)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