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贼多

全职吸吸吸

【all叶】半生少年 2

李姑娘最后是哭着被喻文州抬上专车回家的。
“叶神……呜呜呜……叶神,我真的超……超……喜欢你的……呜呜呜……你听我解释啊嘤嘤嘤嘤……”
她扒拉着车窗门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原本扑的粉,化的妆,哭的脸上一道一道的,路人无不为之侧目,看着拉走她的喻文州,和一边站着的叶修宛如在看渣男分手现场。
叶修不是没有安慰过,可是……
“嘤嘤嘤嘤叶神,我错了,我错了,你居然安慰人,我知道一定没有好事你才这样温柔的嘤嘤嘤嘤,都是我的错……”
好吧……
李姑娘脸贴在出租车窗户那泪如雨下,眼神宛如一场青春期电影中大雨里分手的爱情,可她怀里正死死抱着可脱的君莫笑抱枕,一张花了妆的脸贴在玻璃上和个大饼一样。场景由青春校园顿时跳到了恐怖片。
配合她撕心裂肺的大喊:“叶神,我是真心想要睡你的!你等我啊!叶神!”
……虽然不清楚她具体在说什么,叶修决定还是别知道的太清楚比较好。
他瞅了瞅正打电话给李姑娘家里人报备情况的喻文州,蓝雨队长刚好挂了电话,情况之复杂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现在重要的是把李小姐在叶修这的事情讲明白——无论是小表妹一上来就怼叶修,还是她是个叶修脑残粉这种事情,喻文州都得帮她料理后事。
蓝雨队长心中无耐的叹气。
叶修不要觉得自己知情不报就好了。
他想着如何如何,但第一件事还是看叶修的方向。出乎了他意料的是,对面没有之前李小姐在闹腾的时候表现的那样郁闷与烦恼。
叶修衣带当风,轻松的踱步走来,远处的灯火照开他眉眼,此世之人,如梦于生。
“文州。”他念你的名字。
此时夜色刚起,白日渐没。远处的高楼灯光,华服美奂,车来喧嚣,层叠堆积在这个男人身后,谦卑的变成背景。
在所心爱的人心里,仿佛这脚底的三丈红尘,只是为了勾勒他一人的如画模样。
喻文州心里仿佛有一块融化的蜜糖在流淌。他快步走过去,把这个人,握在手里。
“文州。”叶修又笑着叫了一声后辈的名字,拍拍他肩膀,轻快的揽过来:“辛苦你了。”
喻文州被这一个动作乱了方寸,虽然外表看不出来,语气也温文尔雅。但解释时的逻辑还是有些慌乱:“前辈不怪我就好。我也是临时被拉过来的,涵涵说她要相亲,怕出什么事情,我过来之前是真的不知道她的相亲对象是你。”
“没事,估计这小姑娘自己也迷糊着就来了。”叶修又不由自主的摸了一下嘴唇,他没带烟出来,这是烟瘾发作的下意识动作。
他的嘴唇生的很好看,不薄不厚,唇角弧度饱满,尾稍带翘,是标准的微笑唇。
那双在电竞圈中有名的漂亮的手指细长白皙,按在蜡粉的唇色上,相得益彰,如同美人蕉与白玉髓。
如花解语,似玉生香。
喻文州看的入神,叶修被他看的不好意思。但会错喻文州眼神的意味了:“哥回家没多久就被逼着戒好了烟。我妈说是对身体不好,对形象也不好。已经戒掉了。”他说到最后有些委屈,想到那段连小点都帮着爸妈和弟弟找自己的烟的日子,实在是感觉众叛亲离。
“不会,前辈……怎样都挺好的。”
“真要挺好我妈也不用这么着急的让我相亲了。”叶修挠了挠头,他头上用了些发胶固定头发,摸起来不大舒服。
喻文州自然的从身上里摸出一颗糖,叶修一看到那颗糖就笑的厉害。喻文州也眉眼弯弯的看着叶修:“上次去苏黎世的时候留着的。”
事情也是很简单的,他们在苏黎世比赛的时候,为了督促叶修戒烟,每个人在叶修周围,看见他烟瘾犯了,就会摸出点小零食让他垫一下肚子。国家队的所有人,哪怕粗心大意如孙翔,都已经练出一双自动辨别领队烟瘾犯了的眼睛
喻文州特意挑的是苏黎世那边很出名的牛轧糖,不仅味道鲜美,包装也是很好看的。
糖纸上是有名的画师画的小动物,附带了小故事。叶修每次吃完都舍不得扔糖纸,留在笔记本里当书签了。
喻文州剥开糖纸,叶修很自然的从喻文州手里一口叼走了糖,眯着眼睛很是满足的样子。
糖果的甜美中带着馥郁,里面包裹的果仁香脆醇鲜,一口含进去,就让人想起丰收的秋日,流淌着奶与蜜之类的称赞。
叶修的心情好起来了,喻文州心里却从一开始就沉甸甸的压着石头。
叶修相亲是家里人逼迫,还是他自己想要一个女孩陪伴着呢?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不乐观呢。






TBC

依旧是正文不够,废话来凑

小剧场:
苏黎世期间各位投喂的零食。
楚云秀和苏沐橙是一起买的手工小饼干,动物形状,加了花瓣。领队嫌弃花瓣太娘,但因为是两个女孩自己做的,没办法,只能乖乖吃掉。因为是手工,有的焦了点,领队还是夸赞两个姑娘蕙质兰心。

黄少天是国内寄过来的椰蓉菠萝榴莲片……等水果类零食,大多是对于叶修这个北方人来说很新奇的热带水果。黄少天每次都会把水果洗干净,切成丁,甚至做成兔子的样子,插上牙签,装在便当盒子里。一口一口喂叶修。虽然话很多,可并不提自己准备的多细致。叶修每次都被他的水果喂的饱饱的,张佳乐准备的零食都吃不下了。【关键不是叶修夸没有夸他,而是成功的把竞争对手挤掉了,哼哼】


喻文州大大是包装上是小动物漫画的牛轧糖,糖纸漂亮,适合做书签。两个人讨论战术的时候,喻文州投喂,记笔记的领队很自然的被投喂。气氛暧昧程度看的人眼红。【关键不是领队吃了多少,而是领队已经被喻文州养出依赖剥糖纸的习惯了】

王杰希大大是朴实而自然的童年味道——大白兔奶糖。叶修看了熟悉而怀念,含着糖还会和王杰希一起怀念一下小时候的事情。同为B市人的他们,说起B市春天的风筝蝌蚪苗、夏天什刹海的莲藕颐和园的白塔,秋天的海棠果钟楼附近吹的糖人红山楂、冬天的冰嬉白菜暖气。看的人酸溜溜。【吃的不是糖,是回忆是怀念是共同语言】



剩下的没有想好,我先去把念念码出来。
这几天有点事情,所以更新慢了些,谢谢大家的喜欢(ಡωಡ)


李姑娘还会出场的。
下个相亲对象,将会是此文最大的BOSS【吸烟】
来,上吧秋秋,捍卫哥哥贞/操的时候到了
【躲在树后面准备敲喻文州闷棍的叶秋:哈啾!】

评论(14)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