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贼多

全职吸吸吸

【all叶】经年 1 (俱乐部与公会拟人)

1
俱乐部的想法,很大的程度上受决策者与领导者的影响。
嘉世在那个雪夜,站在大楼的玻璃那很久,看着自己最重要的那个人走远了。
他身边的嘉王朝,死死的看着嘉世,像被一只手扼住了喉管,那只手还在一点点收紧,迫使她粗喘声渐渐加大,但俱乐部对公会的统治力无法违逆,嘉王朝只能困兽般被圈在原地动弹不得,目眦欲裂的看着兄长冷漠的侧脸。
然后他们同时感觉身体当中一根弦被剪断了,这意味着的东西,是他们真的彻底没有了联系。嘉王朝像剪断了线的木偶,再也没有支持住软倒在地上,双手盖住脸,大颗大颗的泪水从眼睛里面滑落。
“骗子……嘉世……你这个骗子。”
2
叶秋已经不合时宜了。
陶轩是这么和嘉世说的。
现在的联盟已经不是以前的联盟了。荣耀也不是纯粹的荣耀了。叶秋的拒绝商业化,已经显得太拖后腿了。要知道,金钱才是俱乐部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而且叶秋已经打了八年了,三个冠军,战队成绩不景气,让他现在退下来,保留斗神的金身,不是很好吗?
嘉世看了一眼报告上的战绩。他是现在联盟唯一坐拥三冠的俱乐部,哪怕近年战绩不景气,他依旧是俱乐部中唯一称帝的存在。
华服、王冠、权杖,他什么都不少,但近年的战绩的确是不好看。
陶轩说的话很在理。
嘉世想,我只是选择了一条对大家都好的道路。
3
叶秋离开嘉世,没有发出声明前,各大俱乐部就已经知道了。
霸图是第一个打电话询问的俱乐部,直截了当。
叶秋是怎么回事。
俱乐部的性格受创始人和主力影响比较大,嘉世自己早年像还是被称为小队长的叶秋的,后来嘉王朝说,他更像陶轩多了。
三连冠的盛世王朝,烈火烹油,带动了大笔的资本流动。嘉世他们再也不用窝在大通铺的宿舍里面,而是有了一整栋的大楼。
叶秋那个时候牵着他,指着嘉世新建好的大楼,说,看那是我们的家。
大雪已经掩盖了脚步,环卫工人把被踩的脏兮兮的雪铲到一边。好像没有人从大雪中来,又从大雪中走。
嘉世对霸图说,就是你感觉的到的那样。
你发什么疯。霸图冷淡带着斥责的语气,真像是韩文清。
嘉世和老对头不对盘,而且叶秋的离开是正常的流程和商业运作。嘉世没有亏欠叶秋什么,他们两清的干净。霸图的语气仿佛却嘉世十恶不赦。
没什么,嘉世说,有一天你也会这样对韩文清、张新杰的。
哦。霸图气笑了。你从陶轩那里学的东西,我可是学不到的。你变的太多了,嘉世。商业化,就那么重要?
4
有哪一个俱乐部敢打包票说商业化不重要。霸图没有资格,嘉世没有资格,蓝雨、轮回、微草、雷霆、烟雨……
一切从蒙昧中走来的俱乐部,他们最初的诞生起源于一众人的集合。以一个孩子的面貌降临世间,商业化丰盈他们的骨肉,拔高他们的躯干,充实他们的四肢。
没有金钱……就没有俱乐部的存在。
那些往昔将梦想奉献给俱乐部的人,最后还是会惋惜于金钱。因为他们需要这个,人和俱乐部都是一样的,嘉世觉得自己并不高尚,但也不低劣。
他是在坦诚的承认了,金钱是自己的重要组成。
叶秋不在乎钱,那么好呀。嘉世从不反对他在不在乎。但他为什么要觉得所有人不在乎呢?为什么要大家和他一样呢?
他落伍了。
陶轩说。
也许叶秋还能再打几年,可他的想法会拖累你。他的思想。陶轩用食指在眼镜架的太阳穴那比了一下,仿佛在说一个脑袋不灵光的傻子。
已经落伍太久了。

5
他还沉溺在几年前的世界,而嘉世要往前走。
所以嘉世放弃了叶秋,选择了孙翔。
所有俱乐部都不理解嘉世,但他们反驳不了嘉世。
嘉世觉得,那是其他俱乐部他们自己也知道,有一天,他们也会因为差不多的原因,放弃自己俱乐部的选手。
因为俱乐部在壮大,他们是青春永驻的存在,而选手们会衰老、退役,留在这个大舞台的,永远是他们这群懂得取舍的现实的俱乐部。
没有什么是永恒。











TBC

设定是俱乐部和俱乐部的公会都会拟人。
嘉世是偏向管理层的投影,但公会因为有大量普通玩家存在,这种纯粹的存在,使得嘉王朝更近普通玩家。
嘉世与嘉王朝都认为嘉世就是嘉世本身,但其实不是的。
这个后面补充。

恩,兴欣马上要出来打嘉世的脸了。

【震惊!周岁幼弟暴打同胞哥哥竟然是因为这个!】
【惨无人道!家暴的背后居然是道德的沦丧!】
【兄弟互殴,围观俱乐部纷纷叫好!】
【为了一个男人,他们居然这样!】


TAG就打【俱乐部叶】和【公会叶】吧。
大家随意订阅。
想到身体被掏空的中草堂和被挖角的霸气雄图还有蓝溪阁就想写的欢脱一点,感觉公会拟人了对老叶那就是一个比一个狗腿。
可嘉世自带渣气啊……
嘉王朝不是哦,人家是个软妹。

明天更新念念还是啥呢……

评论(12)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