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贼多

全职吸吸吸

【all叶】念念 6 (叶修女儿反穿)

念念一脸理所当然的闪亮亮的看着叶修,可怕的是在座的大人都有一种想要反驳她但找不出理由的无力感。
最后还是叶修轻笑一声,把小姑娘的头又揉了揉:“这么高调啊,念念小朋友。”
“习惯了。因为爸爸和姨姨们一直说念念可爱呀。”然后她扫了一眼角落里的叶秋:“恩……秋秋叔叔就算了吧。”
“我…………什么叫算了!你给我说清楚啊,我可是你叔叔,什么叫算了!”
“和怨妇一样的秋秋叔叔一点也不可爱也不帅气,爸爸每次都叫我别理你。”她叹了口气,有些小牢骚。“我以为年轻的秋秋叔叔会好一点,结果二十年前的秋秋叔叔还是这样,我以为是秋秋叔叔人老了才会变啰嗦呢。”
她思考了一下,自言自语道“恩,二十年后,年到半百中年男人秋秋叔叔,估计会更啰嗦一点,现在的秋秋叔叔更幼稚些。”
“想要糊弄小朋友,被识破后和沐沐姨斗嘴,脑子里装满了小姑娘和中年妇女才看的宅斗剧,鸡毛蒜皮的小事也会炸毛,虽然努力装成霸道总裁,可和爸爸用小号通讯时十年如一日的像是个怨妇……”
念念小姑娘又开始掰手指数数了,每数一条,叶秋脑袋上的十字就多一条。不知道说了多少,连沐橙都由幸灾乐祸变的微妙怜悯,叶秋蹭的站起来,低头按着桌子,看似平静语气却充满了咬牙切齿般的忍耐:“很好,我已经不怀疑你了小朋友。”
念念个子矮,坐在那瞧见他一点点抬起头,叶秋那和恐怖片效果一样狰狞的微笑的表情,吓得她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的抱紧了泰迪熊。
“我现在十分确定以及肯定你是哥哥的闺女了,怎么样满不满意,开不开心。那么接下来……”叶秋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下面的话“小朋友就该好好呆在家里,努力学习,学会尊老爱幼。”
“所以你现在就跟我回家!立刻马上!”
念念扁了扁嘴,怕极了死死拉住苏沐橙。苏沐橙没有来得及发话,看见弟弟这副炸毛样子的叶修“啧”的一笑,给尾巴毛都炸起来的弟弟顺顺毛。
“坐下坐下,老大个人杵在这,还虎着脸吓唬孩子呢?你什么样我还不知道啊,你都做了还不准人家小姑娘说吗?德行。”
“叶修!”叶秋一拍桌子,哐当一声:“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个八年没回家的人没资格说话,闭嘴。”
叶秋看一眼念念,再看一眼叶修顿时心头火起。
叶修看老是端着“霸道总裁”人设的弟弟炸毛的样子也觉得新鲜,也不介意身为弟弟的叶秋对自己大小声。叶秋一看他这样就知道对方又在看猴戏,一下子收不住,干脆把八年的旧帐一起和叶修一起算了。
“你八年不回家,搞得亲戚们问起来就我一个人担着,本来单人的催婚因为你不在我受了你那一份!而且当初说好了玩够了就回来,结果冠军都拿了三个了,你现在当网管睡那个小破地方也不回家……”叶秋说到后面把手指头一指念念:“现在冒出你一个闺女,我好心好意让她回家,结果她也学你,你看你怎么教孩子的!我们老叶家的下一代就这么被你祸祸了。”
“秋秋叔叔……”念念弱弱的举手,叶总裁正盯着哥哥,勉强施舍给她一个眼角,冷酷无比的端出自己的总裁人设,斩钉截铁道:“说。”
“当初本来要离家出走的人不是秋秋叔叔你吗?”
“………………”
“而且教我的人……秋秋叔叔也有份啊。”
“啪。”叶修配了个音,在一边事不关己般懒洋洋的笑着,越过僵硬的叶秋对苏沐橙说话:“你听见了吗?某人人设崩坏掉的声音。”









“我是领养的啦。”念念小朋友自己坦白了这件事情,三个在场的大人都是一愣,看的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我三岁的时候被爸爸从老家那带回了B市的家,族谱上我是被过继给爸爸的,秋秋叔叔你验DNA的话,我的生母现在还是个小学生。”
“如果要找生父的话有点难,因为他是来B市交流的海外华侨,我也记不清他叫什么了。”
“念念你……”苏沐橙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事啦,他们两试过在一起,但是最后发现不合适了。”她看着叶修说:“将来爸爸对我最好了,秋秋叔叔虽然现在看起来还是傻,可未来也很关心念念哦。沐沐姨她们也很喜欢我。”
“所以,你的意思是哥哥他快到五十了都没有结婚。”叶秋知道再谈小姑娘身世的问题不合适,他突然想到叶修的性向,和自己心里存了大半晚上的事情。
————如果这个小姑娘未来的事情什么都知道,那么…………
“他一直一个人。”苏沐橙从念念的描述里感受到的,却远比叶秋多。她从“过继”那个词里面,敏锐的把握住了什么,问念念,小姑娘看着三个大人点了点头。
叶修没有惊讶,甚至笑了一下,可包厢里的气氛突然压抑起来。
“估计是二十年也没找着个合适的罢了。”叶修轻描淡写,但叶秋却不自在的把桌子底下的手指握紧了。
苏沐橙看着叶修,接话:“二十年还没有找到,叶修哥你这择偶标准也太苛刻了。”
“没办法,哥追求完美,估计是宁缺毋滥了。”叶修又摸摸念念侧脸:“你也别什么都往外蹦啊,哥会再单身二十年这种机密都说了。”
“不能说吗?爸爸你是怕念念回家告诉爷爷奶奶,然后爷爷奶奶派人抓你回家相亲对吗?”念念脑子精灵的要命,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叶修一噎,念念立刻拍着手说:“那我不告诉爷爷奶奶,爸爸你也别让我和秋秋叔叔回B市好不好?”
她奶声奶气的说,同时巴着叶修的袖口,撒娇的蹭了几把。
“弄了半天在这等着我呢。”叶修刮了刮她的鼻子,小姑娘骄傲的仰起脸来,让他刮,刮完还蹭蹭他掌心,又是一个借机撒娇的十分熟练的动作。
“别想啊,你还要不要学习了啊。而且我现在很忙,小朋友还是乖乖上学读书的好,跟叶秋回B市,又不是不能再见我,你那么怕干嘛?”
大人们都以为小姑娘是怕大人忘记自己才想要腻在大人身边,毕竟小孩子这种生物,脆弱而单纯,遗忘和孤单非常让他们受伤。
可念念摇了摇头说:
“念念怕爸爸忙起来不知道照顾自己啊。”
小女孩好像要把脸埋进叶修手掌中,她声音轻轻的,细细的,黯淡的声音里藏着无限的诚挚。
“念念不怕爸爸记不得念念,也不怕爸爸想不起念念。念念怕爸爸忙的,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啊。”








小姑娘最后还是跟着叶秋坐上了车,准备坐叶秋的私人飞机回B市。
叶秋还是没有说动叶修,在分别的时候,硬是给叶修套上了自己的围巾,才牵着念念几步一回头的上了车。他系围巾的时候,咬牙切齿的在叶修耳朵附近哼哼,叶修笑着重重拍了一把弟弟的背。
两兄弟分别,小姑娘在一旁和苏沐橙说肯定过几天就能回来看苏沐橙。
“我这么可爱,哄好爷爷奶奶一定没有问题。到时候就回来看爸爸和沐沐姨。”小姑娘是这样和苏沐橙拉完勾才走的。
苏沐橙和叶修两个并肩在马路边看小姑娘恋恋不舍的在车窗那挥手,叶修走过去帮她把领子理好,小姑娘就乖乖的坐回了座位里面。司机把玻璃打上去,苏沐橙看着叶修站在路边,一起目送着车辆消失在车流当中。
两个人静默了一会,从天而降的小朋友带来的一丝未来的曙光,似乎重新被眼前混沌的局势驱散了。叶修走过来对苏沐橙说:“走一走。”
苏沐橙和他便心照不宣的离开热闹的商业街区,往附近人工湖的湖边小路走去。
两个人各自怀着心事,但苏沐橙远比叶秋好的一点的就是——她知道叶修一向有问必答,坦诚直白,所以她不会拐弯抹角的试探,小心翼翼的计较得失。如果叶秋有她之十之一二对叶修的勇敢,苏沐橙和叶秋在暗自抢夺叶修的战斗中,根本不会打成平局。
“念念她说你回来后赢了,怎么样,我现在就可以和嘉世解约。”苏沐橙知道叶修想要重组站队杀回联盟的心思,但他自己也知道多么艰难,所以让她留在嘉世。但念念带来的预言已经解决了成功与否的问题,那么叶修便不用顾虑她了,她可以光明正大、全力以赴的帮助他。
“没有那么简单,陶轩他不会容易放你走。就算交了违约金,他也会想办法对付你的。再等等。”
湖边这条小路天冷后一向很少有人来,所以清洁工偷懒,雪并没有打扫干净,两个人走在雪里把白雪踩的“咔吱”作响,这空旷的湖边,只能听见一轻一重的脚步声。
叶修习惯护着苏沐橙了,自己走靠湖那一边的路。
他这个人总是这样,不会像别的男生那样夸她好看,说什么联盟第一女神之类的称赞也是玩笑居多,更不在意她的口红色号,喷了香水也只当她换了花露水品种。
就是这样的这个不解风情的人,抽最便宜的大前门,给她买最昂贵的定制裙子,吃着成箱买的泡面,操着让她过的像个公主的心。
他分明可以活的像叶秋一样西装革履意气风发,可他总是选择最难的那一条路。连帮他一点,都会被拒绝。仿佛伸出手,他却拍拍你肩膀,自己一个人走远。
苏沐橙觉得自己受够了。
叶修还在往前走,而苏沐橙驻足在雪地里面,他没有听见苏沐橙跟上来的脚步,转过身看她怎样,却看见苏沐橙眼眶里凝着眼泪,她一把抹掉,侧过身,侧脸冷漠而又在心碎里头,透出一种落空了的孤绝来。
“你是不是觉得被我帮忙很丢脸啊,叶修。”苏沐橙哑着声音说话,叶修走过来一步,她就倒退一步,如此,叶修怕她摔倒,只好在原地劝慰。
“我什么样子你没有见过,怎么会丢脸呢。别发脾气了,刚才才送走一个小姑娘。而且我这不是不方便吗,又没有丢掉你走开。”
“你不觉得丢脸,为什么都这样了你还死撑,很英雄对吧。”她想起餐厅里小姑娘念念说完那句“怕你自己照顾不好自己”后,心里忽然坠了铅一样沉。
她知道自己这句话在无理取闹的范畴,可叶修虽然不会骗她,但在关键性问题上他永远是报喜不报忧,模棱两可。
因为其实苏沐橙更想要问他的是:
“你觉得那是对我好,那你呢?你好不好?”
这句话太超过妹妹和亲人的身份了,暴露了心底最想要说的那句话,袒露了内心那个卑微细小的秘密,暴晒着这一场没有结果的错误。
而苏沐橙知道,这句话一说出来,亲人都做不成,何苦,是的,何苦。
叶修站在雪地里定定的看着哭泣的苏沐橙,他是茫然的、敏感的、惶惑的、温暖的、包容的,可他也是遥远的、孤独的、清醒的。
“沐橙,我…………”
叶修叹口气,想要解释的话却突然被苏沐橙口袋里的震动声打断,苏沐橙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叶秋打来的。
“喂。”她尽量掩盖自己的鼻音,但电话那头叶秋此刻并没有精力去注意这些小细节。
“情况有变,你叫上我哥赶紧过来。”叶秋那头兵荒马乱,苏沐橙握紧了手机,似乎听见了那头救护车的声音,她脸色一下子变白了。
“念念,念念她,一上了高速,身上就开始在流血。”













TBC


没事没事,这个设定是念念要和老叶在一定距离内,才不会有事,老叶一来药到病除。


各位你们要是有念念那么会撩叶…………我就直接开车了好吗?!



这章有点压抑啊。
叶家是军政商一体的大家族,叶修叶秋他们家是叶家比较厉害的分支,但就算是主支,也决定不可能力排众议让他们公开性向。
叶秋的想法是假结婚,形婚,感情上给不了的,金钱个权利总能满足一个家庭或者一个人愿意跟他组成家庭,躲避过外界对他的视察。他也找到个这么个人,你情我愿的这么做了。
叶秋没有骗婚,没有骗婚,他和那个“妻子”属于生意合伙人一样的关系,这样顺手离婚的时候也方便避税转让股份。

但叶修不一样,他宁愿不结婚,也不想带一个姑娘和他一样在没有感情的婚姻里面,只为了享受这个姑娘带来的“正常”的戳记,让他立足在这个社会。
两兄弟根本不同在于,叶秋是商人,他眼里除了叶父叶母还有叶修,这个世界上没有金钱和权利改变不了的。如果有那就是钱不够,权不够。
而叶修的想法是——我很正常,没有必要为了觉得我不正常的人改变自己。叶修这个人看的透所有,经历过远超同龄人复杂的青年时代,反而认为婚姻是神圣的,不能贩卖的,他不肯这么做,只为了大众眼中“正常”的戳记。
其他人…………以后再写



二十年后还没有人和叶修在一起的原因,不仅是个人还有社会的关系。
念念不懂这个,她只是觉得,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明明爱爸爸爱的可以把命都豁出去,却都不敢在一个很好的天气里,牵着爸爸上街散个步。
小孩子的想法总是很简单,沐橙几次出口,都是为了把话题转向快活高兴的方向。
因为现在的叶修正处于低谷状态,无论念念给了多少预言了顶峰如何美丽,他们现在面对的依旧是黑暗崎岖的道路。
还没有那么多伙伴,叶修一个人走在这条路上,甚至不肯让苏沐橙去搀扶他。
叶修当然知道联盟已经不是十年前的荣耀了,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重回巅峰,他还没有具体想过,只想到不能放弃荣耀。可他面对的的确是一个陌生而熟悉的荣耀。他要一步一步的自己走过去。



下一章咱们就快进让唐柔和黄少出场。念念也可以留在兴欣当爸爸的小棉袄、小棉被、腿部挂件了!

联盟的各位,准备好当通过念念的考验,成为念念的爸爸了吗♥

啊啊啊啊感谢修修,科目一第一次考试83分,第二次补考97啊啊啊啊啊,绝对是修修在庇护我

评论(33)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