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贼多

全职吸吸吸

【all叶】念念 7 (叶修女儿反穿)

陈果本来是想要教训一下上班没两天就私自请假出去不回来的网管叶修的,到了晚上她见人还没有回来,气的咬牙切齿,可还是没有忘记定叶修的那一份晚饭。
约莫八点多,门口终于出现了翘班网管叶修的身影,陈果的火还没有提上来,就看见他抱起脚边一个小孩子,走了进来,他对在前台目瞪口呆的陈果悠闲的打招呼:“呦,老板,晚上好啊。”
陈果一噎,因为有小朋友在场,顾及影响,她压着火气说:“你的假刚好请到这个点,回来了的真及时啊。”
“那是,不能旷工吗。”
陈果被这家伙毫无压力的样子气的脸一抽一抽的,想拍桌子又忍了。
“你还知道不能旷工,不打招呼就请假,你这是无组织无纪律。”
“我这不是留了字条吗?”
“请假去医院看闺女这种鬼话我会信?你怎么不说你过马路扶了老太太呢?”
“恩,是看闺女啊。你看。”叶修巅一下怀里的小姑娘,趴在他肩膀上睡的迷糊的女孩转过脸,花朵一样的脸蛋上笼着睡意,可爱而眼熟。
叶修对着这个和他长的七分像的小姑娘哄着说话:“念念,来和爸爸的老板打个招呼。”
小姑娘乖乖的两只手摆起来说:“老板姨姨晚上好,我是念念。打扰了。”
陈果看见她手上还有针眼,知道叶修真的是去医院了,她打了个磕巴,神情复杂的看着叶修回应念念:“啊,小朋友你好啊。”
然后她对叶修说:“行了,带她上去睡吧。你这个当爸的也注意一点照顾人啊。”
“谢谢,老板,那么今天请假的事情……”
“行了行了,批了好吗。真是,唉,你抱她睡你房间啊?过来。”陈果掏出自己的钥匙放在叶修的羽绒服帽子里。“让她睡我屋里。你做爸爸的也要注意点好吗?她刚出院,你就不能……”陈果本来是想要说让小姑娘住宾馆,但看叶修这“大龄不得志退役穷逼选手”的人设,也就讪讪住了嘴。
她看着抱着一个小姑娘站在那的叶修有些难言的心酸。“荣耀”这条路上,被淘汰的家伙就是以这样卑微而困顿的样子继续生活,连带着他们的孩子也要接受失败的残酷。
“……长点心。”
“没事,我上夜班,我闺女睡我那床够大了。”
“那储物间你一个大男人没事,小姑娘刚出院……”
“没事的,老板姨姨。”小姑娘把脸从叶修的帽子里头探出来,红扑扑的脸笑起来,把脸上的困倦疲惫压下去,显出一种稚嫩柔和的气质。“我是来给爸爸暖床的,等他下了夜班,就睡我睡的暖烘烘的被子了。”













叶秋后脚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念念在上面睡觉,叶秋轻手轻脚的把东西放了,下楼去找叶修。
吸烟区那一片云雾缭绕,叶修那里是一片重灾区,叶秋站在很远的地方看去,灯火通明的兴欣网吧每一台屏幕都是耀眼的星光,照的每一张脸麻木、欣喜、紧张、严肃……世间百态,人生千像。
叶修看着屏幕时是冷淡的,那种冷淡里的距离感,在他孤身只影时特别显眼。仿佛俯瞰众生,因岁月发酵出的经历,隔绝了曾经叶秋熟悉的那个人,诞生出的是另一个强大的遥远的存在。
14岁的叶修是耀眼的,叶秋则是他的小尾巴。他稳坐了多年的全校第一,钢琴奖项的奖杯被放在学校展示柜里,是叶家这一代最优秀的孩子。很多女孩都喜欢这个优秀耀眼的叶修在晚会上弹钢琴。他谁也不看,任万众瞩目,他只弹着黑白的键位,成为每一个女孩心里都有的那个人。
可叶秋也知道,14岁的叶修私底下是个会让自己替跑800米的懒虫,为了半夜翻墙出去玩电脑才劝叶父在围墙那种梧桐树,两兄弟打闹的时候用猴子偷桃,夏天吃冰棒的时候会突然把冰棒塞进叶秋脖子里,在叶修书包里的夹层藏着一张游戏ID卡,叶修把它当宝贝。
叶修在身边的时候,叶秋总是觉得四季那么快的走过,他不觉得人生的道路有什么迷茫、崎岖,身为次子的叶秋有一个优秀的兄长,意味着他学业与家庭上的压力并没有那么大,而叶修又是那样的优秀,什么也不能难倒他,轻飘飘的,他们打闹玩耍着来到了少年时代。
然后是叶修的离家出走,父亲的暴跳如雷,叶秋一下子被要求担负起叶修的责任,十几年后叶秋冒着大雪来到这家网吧,叶修就像少年时代每次半夜翻墙出去上网,看见叶秋给他报信来了一样,淡淡一句,来了啊。
十几年啊…………
他曾经是有以优秀的姿态度过这十几年的机会的。他一直……都是这样好一个人,时间却为什么这么喜欢作弄人呢?
叶秋坐在叶修旁边,兄弟二人互相谁也不看谁,都全神贯注的盯着屏幕上灵活走位的散人。
“你想要冠军,我现在就可以去嘉世,买下它。然后俱乐部会按照你的心意换血、整改、增援,我可以保证你说一不二,那些逼迫你退役的人会按你的心意处置。”叶秋看着君莫笑滑铲躲过暗夜猫妖,然后接连突刺,屏幕上荧光飞溅,血花与火光一同璀璨。
叶修无名指与中指夹着的烟上一点红,君莫笑的红围巾也是同样的颜色。他整个人被屏幕冷色的光照的像另一部机器,叶秋把他的烟取走掐灭在烟灰缸里头,叶修才回过头看他一眼,评论道:“你成熟一点啊,叶总裁。”
“幼稚的是你。”叶秋冷冷的评价着。他拿出最近在商界纵横捭阖的学到的东西,想着十年里被老头子指着脊梁骨骂出来的气势:“你还当你自个十七八岁?差不多就得了好吗?多大人了还想着什么冠军?就算你拿了冠军,老头子也不可能认可的。你真想要和家里置气,十几年也差不多了。而且问题是,气到家里的是你撞死在荣耀这堵墙上里玩物丧志。你就算把这游戏玩出花来,在爸眼里也只不过是奇淫技巧。你要是听我的,和我一起杀回嘉世,把那群人杀的片甲不留,老头子说不定还高看你一眼,夸你有骨气。”
“然后呢?和你回家?”叶修从烟灰缸里头把烟又拿过来,此时他手上操作却没有停下,他飞枪躲过暗夜猫妖的扑击,在半空中用机械翼变向将忍者影分身用出后,使出战斗法师的技能,行云流水的操作对比的是兄弟二人滞涩的气氛。
“不然呢?”叶秋吸一口气。“你能靠打这游戏在外面一辈子?为了这游戏你要一辈子和家里别苗头?”
“那不至于。只是啊叶秋,你是不是认为我这么多年就想我爸争口气才打荣耀到现在的?我啊,早知道荣耀在爸眼里不是一回事了。”他停了动作,被击杀的暗夜猫妖嘶吼着化为红光消失,叶修拿过桌子上的打火机,按了几下,没点着。他一边说,一边弯下腰在脚边的储物箱里头找打火机,灯光把他的耳廓照的透明。
叶秋看不见说这话的叶修什么表情,但也猜的出来,是说正经事、沉重的事,反而云淡风轻,云烟过眼的样子。越是知道,他心里越是沉甸甸的落下一块块石头,十几年了,他却发现自己一直不了解叶修的坚持。
“荣耀、冠军,我知道,这些东西一直都是一种自私的坚持。你不说我也是知道的,不光咱爸瞧不上我那几个冠军,亲戚朋友什么的,也觉得我丢脸吧。你有我这样一个哥,每年回老家压力特别大。因为我也没办法解释自己在做的事情,是很重要还是很光荣。我只是想要打游戏,但说出来就像个七八岁小孩说的话。这一行就是这样,遇见反感、厌恶、喜欢、羡慕什么的都不稀奇,稀奇的是理解,因为我自个也说不清。你被我带累了这么多年,我知道,可我还是想要打下去,还是想要自私下去。荣耀这件没有斤两的事情,从头到尾,都是我一个人…………”
“叶修。”说到一半,叶秋忽然兄长后头叫他名字,叶修没有摸到打火机,转头看叶秋,却忽然被一股力气又带到桌子底下了。他被弟弟按着肩,抵着腰,压在网管位置后头的柜子那亲。
叶秋的牙先是叼着他唇上的肉,舌头搅动着伸进他的口腔,像要把他吃了一样亲吻。毫不温柔的,气势汹汹的,一点温存也不存在的气势。比起前几天两兄弟在叶修那个小床,时不时安抚的亲吻,就像如酥春雨,变成了倾盆暴雨。
叶秋像被叶修的话,打开了什么开关,死死的扣住兄长,在这个隐秘的角落,像饥饿的饕餮,一样品尝叶修,发泄着心中的郁愤。叶修在暗处,因为大厅还有包夜的顾客,不敢发出声音,只能顺从的服帖,仰着脸,被迫承受这种突如其来的强势。
不知道过了多久,网管的呼叫器响了,叶修咳了一声坐回原位,是客人叫买包烟。
叶修送完烟回来的时候,原本焦躁的掠食者已经平静下来了。他不知道刚才自己说了什么戳到了叶秋,只得欲盖弥彰的又把烟拿出来,而叶秋忽然凑过来,给他点火,叶修心里一跳,不仅是因为火光照在叶秋眼睛里,有暗色的诡谲,更是因为叶秋另一只手在桌子底下,摸向了他大腿根那。
“你不乐意听我说话,也别动手动脚。”叶修压低声音,夹着烟躲闪了一下,动作不敢太大,怕被人注意,也因此没成功。对方顺势自然的从裤头那摸进去了,叶修不敢动,因为叶秋的那点癖好,没少折腾的叶修不上不下的哼哼。
“我没有不乐意。我是心疼,哥。”叶秋凑过去,冬天哈的气是暖的,在耳朵那附近湿润着缠绵。叶修听见那声哥,就知道大事不好。果然叶秋下一句就是平平中压抑着什么的说:“我是特别心疼你的,你不知道没事。等你下了夜班,我会好好的让你知道。”







念念早上起的蛮早的,刚好遇到前台交班。交夜班的不是叶修,而是个一身西装革履、保镖打扮的壮汉。看见念念先站起来弯腰问候:“小小姐早。”
念念歪了歪头,保镖还在心里打腹稿怎么回答她“爸爸和叔叔去哪干什么了的问题?”,小姑娘却拍了拍他肩膀,沉稳而习以为常的说了一句:“辛苦了。”
念念带着一脸已经知道答案的平静,上楼给苏沐橙发短信道早安去了。
保安:?????













TBC



叶总裁告诉你,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和困惑,去开房总是对的。
念念告诉你,叔叔这回说的没错。(。ò ∀ ó。)
…………Σ(っ °Д °;)っ
不对,念念给爸爸暖好的床怎么办?





我回来了♥



翔翔下一章一定出场,再把烦烦拉出来溜。主题是念念玩弄低情商的叔叔们!
写到微草那一章,干脆叫单身的老父亲们来相聚吧!

评论(25)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