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贼多

全职吸吸吸

【all叶】念念 8 (叶修女儿反穿)

叶秋和叶修如何胡天胡地,天亮了,叶秋还得回B市了,叶修的生活则该咋过还得咋过。
念念的身体的问题找不出原因,只能每周去复查。叶秋早安排好医院的事情,又让他和叶修呆的酒店(叶家名下)备好一年的总统套房,又订了几个季度的餐。哼哼着说是给念念准备的,被弟弟折腾的腰肢酸痛的叶修从弟弟撞自己的那股劲头里知道,依旧憋屈拿不了自己怎么样的叶二少,是在曲线救国。
他们两兄弟来这人世二十多寒暑,分别的时间却已经占了大半,叶修习惯了在异地以荣耀为生,但对叶秋和家里说不歉疚是假的。
他已经过了大年三十被老头子吼一通就跑到马路上,噔噔噔拉着箱子跑火车站那年纪了。所有事情想的通透,在那个叫念念的小姑娘突然出现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终归是要回家的,要对另一头前半生的父母有一个交待。





只是还不是现在。






到兴欣的念念小姑娘生龙活虎的,每天在兴欣里跑来跑去,叶修打游戏腾不开手,而有客人要拿网管东西的时候,都是念念自告奋勇的去的。
她长的可爱,嘴又甜,在别的网吧都用漂亮女网管招揽客人的时候,兴欣的宣传不知不觉就变成了“那的网管荣耀打的贼厉害,他女儿就送冰淇淋那个贼可爱”。
绅士这种生物的用爱发电强大性,永远是凡人想象不到的。于是来陈果惊讶的看到有人来上网,专门点了甜筒零食,最后却送给念念,还一脸满足的捧着脸,看小姑娘吃圆筒。
“念念。”叶修招呼一声,小姑娘就“吧嗒吧嗒”的从网吧人群中跑出来,一群人呼啦啦的让出路,又是遗憾,又是羡慕的看着她乳燕投林。
“爸爸!”小姑娘伸手,以为叶修要给她钱出去买点东西什么的。叶修“恩”了一声,却招手让她再过来到自己身边一点,她眨眨眼睛,过去的时候,叶修一只手撩起她刘海,往上面抹了抹,用一片发夹夹起了她的刘海。
小姑娘被爸爸的手指摸住额头的时候就一眨不眨眼睛看着叶修,叶修没忍住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少吃点甜食,牙齿疼的时候要看牙医的。”
小朋友作势要拿小米牙去咬叶修的手指头来证明自己,她头上刚别上的长草发卡摇晃一下,好像一只刚从草丛里面跳起来的小猫,叶修摸摸她下巴,又挠她痒痒,小姑娘马上笑着缩在叶修膝盖中间成了一团。
发卡是叶修去便利店买烟的时候看见的,发卡上面粘着一根小绿芽,晃悠着很有生命力的样子,是最近很火的长草发卡。叶修鬼使神差的看见发卡想起了念念。
闹够了,小姑娘照了照一边的镜子,臭美的不行,蹦蹦跳跳的要去找陈果给她拍照。
而耳麦那一边的蓝河却是听清楚了叶修这边的一问一答,顿时心里脑补出君莫笑的形象又往后推到了三十几岁的网瘾中年人,心里不断称奇,君莫笑这个大龄高玩,还真是大龄啊。
没有人规定网游是青年人的游戏,但因为网游的特殊性,它顶端的那一批玩家,注定不是软妹币战士就是年轻而技术优秀的年轻人。
前几天大神叶秋退役的事情让原本火爆开服的第十区都黯淡了下去,蓝河作为老玩家,对于敌对的大神叶秋感情十分复杂,然而这么一个随荣耀一起响彻一代人记忆的名字,就这样消失,他作为一个成年人不是不能理解。
大龄选手的确面临着更残酷的竞技环境,叶秋的退役让人感伤,可也是必然。
可理解……并不代表不遗憾。
君莫笑的操作者已经三十多了,依旧保持着这样好的竞技状态,而叶秋却为什么要退役呢?
“上次说的报酬的事情,蓝溪阁可是背靠蓝雨建立的大公会,这样一点材料都没有?”
也没有让蓝河多感慨,那头刚才还和女儿嬉闹显的几分纯善的君莫笑,又变出了刚才和蓝河讨价还价时那副老油条嘴脸,还激将。
蓝河又想起君莫笑离谱的要求,气的脸都歪了,可这尊大神他惹不起,蓝溪阁还要君莫笑刷记录呢。而且就算邀请不到,也不能让霸气雄图和中草堂这两家得利。
于是蓝河只得小心应付着狐狸尾巴晃悠的君莫笑。
“不是啊,大神,你看这不是新区吗?大家现在日子都有点紧巴,你这一下子就要齐,我们实在是……”
“唉,可是霸气雄图开的,是这个价啊。”那头君莫笑一句话让蓝河一下子提起警惕。
霸气雄图已经向君莫笑出价了?他们的家底已经厚到可以接受这个报价了?不对,君莫笑是在激将?还是有什么大动作?前段日子被清出来的卧底难道是因为…………
蓝河内心小剧场极为波澜壮阔,等他想好应对的时候,那头的君莫笑却留下一个大兵叼烟的表情说“既然这样,那么算了吧。新区,大家互相体谅。”蓝河心里还在想他是不是良心发现之类的,下面又多了一句话。
“我就不接你的单子了。中草堂找我,再见。【比心心】”
比心心……
个头啊!
居然让中草堂那群混蛋渔翁得利!
蓝河沉痛的把手埋在掌心,哀嚎着。








叶修其实只是找个借口下线遁,才没有管许博远那头多想吃键盘。他下线的原因是老板娘喊他过去。
他过去一看乐了。
老板娘陈果身为荣耀死忠又是女孩自然喜欢网购,除了购买大量的叶秋和嘉世的周边,别的人气选手比如周泽楷的一枪穿云手办、风城烟雨的映像胸针戒指等她也入手了一大批。就连叶修睡的小杂物间里面,稍微翻一下都有不少往年别的战队周边放在那。
综上所述,陈果这次又如往常买了大量荣耀周边,不过这一次周边里面她还买了一件王不留行的同款改良斗篷,只不过这件斗篷老板娘不是給自己买的,而是给……念念的。
念念里面穿的衣服是苏沐橙选的,带蕾丝边花纹,同时巧妙加入了复古的元素,走的是少女风小裙子里面带着小恶魔的俏皮,刚好和王不留行这件改良的小版披风暗合,最巧的是念念头顶还晃着一片青青的叶子发卡。
“嘿嘿,你看我的眼光不错吧。我们兴欣的吉祥物这么一穿多可爱!”陈果捧着手机照个不停,她双眼发亮,时不时凑过去揉念念的脸。念念配合的比心,让陈果照了好几张。
晒娃这件事情还得问家长,陈果拽叶修过来 一张张把照片划给他看:“你看,能借念念让我晒一下不?”
“你们两个都这么高兴,我说不能也不可能吧。”叶修打量几眼照片,再打量几下自己闺女。陈果瞅见他表情,感觉像看见一只晃着尾巴的狐狸。
“来来来,老板娘借一下手机。闺女,把你的右眼眯一点,唉,这样可以了。”狐狸叶修借陈果的手机,拍了张照片,传到自己的QQ相册里面。
他笑着想了一会,还是没有艾特某个大小眼。









念念吃了午饭,去楼上睡午觉了。叶修还担心这个年纪的小孩要人哄着怎么的,但念念有自己的作息表,和经常昼夜颠倒的叶修对比强烈。
而且每当吃完饭笑笑闹闹的一会的小姑娘,忽然抬手看胳膊上的儿童手表之后,她就会立刻表情端正的朝卧室那走,如果不是她吃饭不会把鱼刺都摆成轴对称,叶修真怀疑是不是自己以后发达了,把张新杰买下来了当保姆带孩子。
但今天念念在门口有些踌躇,在床边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爸爸……”
“恩。”小姑娘头发没解,叶修以为她要自己帮着解皮筋,就先把她头发上面的长草发夹拿了,小姑娘收到口袋里说:“沐沐姨怎么没有来啊?”
“你沐沐姨她有比赛,过几天再过来看你。怎么,才在爸爸这几天,就想要找沐沐姨出去玩了?”
“没有,没有。我陪着爸爸就好,只是想要问沐沐姨拿熊熊啦。”小姑娘说起玩偶眼睛亮亮的。“熊熊抱着软软的,睡觉时又舒服又软和。”
那只熊……
念念的脸庞白净,脸上自然的有着红晕。和那天躺在医院里身上都是血的样子判若两人。
那只玩具熊腿上染着的鲜血,是迟来的叶修见到的那场病症存在的证明。
“老板娘,小朋友的话都是喜欢玩具就是绒毛玩偶之类的吧。”叶修探头问陈果,陈果回他:“当然了。你是打算给念念买对不?”
“啊,我看她晚上一个人睡觉,打算给她买个玩偶让她抱着睡。”
“不是,你觉得念念一个人睡不合适,你少熬点夜。我又不是不能给你调班,多陪陪她呗。”
“不是所有小孩天生都这么懂事的。”陈果从架子上主动递了烟给叶修,眼睛低垂着,不像叶修这些天看见的那个大大咧咧又不拘小节的老板娘了。“有的的孩子知道大人困难就会特别乖,因为知道家长不容易,所以也不会撒娇也不会要求大人特别陪她什么的,这样乖乖的不要求大人为她做什么,大人夸她懂事。可她一个人呆在床上的时候,总是希望睡觉前能看见有人陪她的。”
“懂事的孩子…………大多是有不容易的父母,所以提前长大了。可小孩子,还是长的慢一点,任性一点,才开心一点啊。”







孙翔再一次碰见叶秋是在一家电玩城里头。
他前几天被半夜敲门回来拿衣服的叶秋吓了一跳,因此惊讶的知道这位联盟曾经大神居然当了网管。
这会机缘巧合再遇见叶秋,对方正站在一台夹娃娃机边上,身边放满了各种破了电玩城记录得来的娃娃,路人们自发的围成一个圈称奇。
“这是他捞空的第二个娃娃机了!”
“你还不知道他怎么破了前面CS记录的高分多少吧?”
“那个熊本熊就是他破X奏大师得的,你还记得那分多高不?”
…………
孙翔还以为叶秋是批发了娃娃呢?结果都是这家伙打的!
他就是起了好奇心,打算悄咪咪看一眼叶秋又搞什么幺蛾子,结果被围困的叶修,看见孙翔那头明显的黄毛就已经眼前一亮,大声的喊了句:“孙翔,你也出来玩啊?”












TBC

恩,再坑一场孙翔。



失踪人口回归
科目三挂在直线行驶上,算了,老娘晒成一副鬼样子,爱过不过。



此处时间线为动画4-5集,原著时间线和剧情与动画相比有大量修改,但动画的时间线更流畅方便,本文选用动画时间线给大家作骨架,但细节还是原著有爱。





叶神现在只觉得念念看手表像张副而已…………
还好他还不知道念念是怎么长大的。


叶神拍照的时候其实已经打算告诉大家自己有闺女了,不过转念一想,还是算了。
大眼爸爸就这样错过了证明自己和叶修生的闺女,早就能当看板娘的机会【不】




我也很想要一个叶神捞空娃娃机、破电玩记录给我娃娃……
不过小孩子是不会喜欢表情包一样熊本熊的各位,叶神脑回路清奇,你们又没有他那么可爱,送的人又不是叶吹念念,还是别学了。

评论(28)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