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贼多

日常咸鱼

【民国paro】结发 【all林奇】

很久之前的南宫耀X林奇的脑洞的延伸
因为真的好喜欢吴灵小姐姐_(:з」∠)_
叶总的气场又太强
变成了这个……







南宫家是世代都会有一个孩子遗传了“预知”能力的法术大家。依靠着这个能力,南宫家世代兴旺。
虽然拥有“预知”能力的孩子注定活不过成年,但南宫家都会在这个孩子在母腹中就为他定下妻子,“预知”血脉的力量由此精纯的遗传了下来。
但乱世风云诡谲,有一代的南宫家所有的孩子都死在了传宗接代之前——包括拥有预知能力的那个。
窥天命,改命数的南宫家在那一刻已经没有了未来。
从省城里读了大学回家乡教书的林奇,先是在县城里被算命的古陌摸走了钱袋,还得了个“大凶”的批命,接着在巷口看见黑猫,走过去的时候被“小神婆”吴灵叫住,让他不要在不认识的人家门口躲雨,也不要靠近河。
当晚,林奇作梦梦见水草里面缠绕着一个古装打扮的男人,他靠近的时候,那个男人抬手弹了他的额头。
醒来却发现是那只在巷口的黑猫在舔他的额头,巷子口打更的人在湍急的河水边上打了个哈欠,正是四更。
林奇很奇怪这一系列遭遇,但回到家里却被告知,妹妹要被嫁给邻镇上有钱有势的大户陈家的病痨鬼少爷冲喜。
林奇准备装成妹妹,然后在洞房独处时,找机会打晕病痨鬼少爷,再翻墙跑走。
朋友准备从渡口接走了妹妹和双亲,林奇代替妹妹上了花轿,此时却天降大雨,迎亲的队伍在南宫家的祠堂门口躲雨,渡口的船也停渡。
而在雨雾中渡口却又出现摆摊算命的古陌,向林奇双亲要林奇真正的生辰八字。





大雨冲坏了山路,一行人准备在南宫家的祠堂里过夜。
南宫家的祠堂非常大,虽然在山上,打理它的人也是一群行将就木的老人,庭院天井中也不生杂草,神龛上也没有灰尘,整个祠堂安静的像时间被定格了一样。
新娘按老规矩不能脚落地,也不能出花轿,于是花轿里的林奇,加上喜婆和两个陈家派来的丫鬟,被南宫家看祠堂的老人安排在祠堂里。
喜婆觉得迎亲却当晚住在祠堂里,而祠堂虽然看起来富丽,但总让人觉得太安静,便和守祠堂的老人攀谈。
老人们表现的很奇怪,在烛火下与喜婆说话,哪怕是玩笑的俏皮话也不应声,喜婆正觉得诡异要走,一个老人雨突然回应了喜婆上一句玩笑话说,是雨是老天下的,保不准,成就的是一桩天赐良缘。
话说完,烛火就灭了,喜婆急忙走出院子,黑洞洞的院子没有一点声响。
轿子里的林奇准备今天晚上跑,就骗丫鬟自己要上厕所。丫鬟记着新娘鞋底不能落地的规矩,折中让林奇脱了鞋去方便。
喜婆回来的早了,丫鬟们怕被怪罪,一个穿上林奇的新娘绣鞋躲进去花轿,另一个丫鬟说穿上绣鞋的丫鬟去方便了。
天黑,喜婆眼神也不好,只看见披着盖头的丫鬟绣鞋上的鸳鸯上金线发光,也就没有检查。
林奇迷迷糊糊的在祠堂里面转悠,却越走越觉得这里似曾相识,他觉得围墙某处一定有个狗洞,果然发现了狗洞,然而他刚钻出去却听见四处叫喊声、火光、犬吠。以为是来找他的,其实不是。
原来大雨下的大了,东边的堤口决了,外面的轿夫和花嫁要抬着花轿往山上躲。
喜婆不管没有归来的“丫鬟”走了,但半路山路滑,假扮的丫鬟和轿子跌进暴涨的山溪当中。丫鬟是鱼米之乡长大的,自然颇通水性,可她感觉到了水里有东西拉她的脚,她吓的背过气,却在生死关头,脚上忽然一轻,她被一股力气推上岸,她惊魂未定,才发现脚上原本扣了同心结的一双绣鞋不见了。
林奇躲在雨水里的草丛,迷迷糊糊的觉得人走了,担心出去撞上,决定现在祠堂凑合一晚,换了衣服再去渡口寻家人。
他从草丛出来,才发现面前还是在祠堂。不过是一种类似藏书楼的地方,里面点着很多蜡烛,却空无一人。林奇脱了衣服,四下寻了几把椅子准备凑合一夜,然后半夜他作了大家都懂得的梦。
林奇梦见身子烫的不像样子,感觉自己像快热巧克力在水里被化开了。搅动他的人慢条斯理,却对热巧克力林奇喜欢的不得了。那个人既想要好好准备,又时不时偷尝一口。像禁不住馋的小孩。
林奇在梦里觉得暖和舒服,还哼哼的让偷嘴的人停久一点。
对方笑他。
对他做了很舒服很舒服的事情。
巧克力林奇化成了一摊水。
然后一具热的不像样的火热物体覆盖了他。
翻云覆雨。
再也想不起别的。
只记得烛影摇红,他在舒服的忘记一切的温暖里被描摹眉心,有人喊他的名字。



骤来的大雨半夜忽然停息了。
站在码头文静的小神婆吴灵抚摸了一把脚边的黑猫,黑猫跃下水,化为一只黑鱼,从河心叼回来一只红色绣鞋。





TBC
作妖的河伯是叶青大佬
对林奇那啥的是南宫大大的残魂
本来要娶林奇的陈家少爷是陈逸涵


我的思路是,本来要强行河伯娶亲的叶青大佬,被山大王南宫大大截胡,当晚生米煮成熟饭。

评论(1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