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贼多

日常咸鱼

【全门派拟动物/武当拟熊猫专场】今天盆盆奶降价了吗?①

 
假如大家都是动物同系列
本章武当,华山,楚萧专场
  
  
  
  
  
  
 1 

  萧疏寒站在风里里,望望四周,辽阔的金顶今天也依旧被挤的水泄不通,堪比有老虎云梦现场踩背的汤池。

  武当上下的熊猫已经被抓的差不多了,只有爬的高的如郑居和与邱居新的躲到了一边。
  萧居棠正如鱼得水的背着竹筐穿梭在嚎叫着吸熊猫的少侠们脚边,要要是有人不买他的东西就环成个球,来团住少侠的脚碰瓷。

  于是少侠们纷纷穿上了高开又,剃了腿毛,就希望萧居棠来碰瓷自己。

  ……两脚兽少侠们让萧疏寒再一次感觉这个武林没救了。
  
  
  
  
2

  朴道生被租/借去了天道盟后,萧疏寒很是担心了一阵子。

  历来租借熊猫的门派都是要对武当割/地/赔/款,

  但这次不一样ーー武当是赔/款的那个。

  蔡居诚因为不忿,在今上来武当吸熊猫的时候,被人怂恿,公然拉了青团在今上的鞋底。

  虽然青团无公害,武当的熊猫们虽然属杂食动物,可是荤腥都是从来不沾的。

  但是由此大家怀疑武当这一窝的熊猫住的太挤。不挤的话这只小熊猫怎么会慌不择路的拉青团。

  一定是武当的环境不好!

  照顾蔡居诚的朴道生被察了个教熊不力被拉去天道盟展览,门票都被玉剑公主定到了三盆盆奶。
真是奸商啊!谁会去看个胖成球的熊啊!

  少侠们感叹着,加紧速度刮掉武器上的宝石,准备去买盆盆奶了。

  蔡居诚被小浣熊翟天志拐/卖到了据说是有丰富驯兽经验的玲珑坊梁妈妈那里,听说除了竹子,窝窝头都没得,天天被喂苹果一一ー萧疏寒知道,蔡居诚不爱吃带核的东西。

  因为蔡居诚担心它们会在自己肚子里发芽。小时候吃了糖葫芦,看见拉出的青团里的山楂籽发了小苗,吓得蔡居诚当时倒立了一晚上。

  想到不知道是不是还会怕发芽长树的蔡居诚,萧疏寒就想到更久远的时间了。

  那个时候他从后山捡了蔡居诚回来,郑居和还在武当内喝奶。他捡熊用的正是萧居棠此时兜售零碎的小竹筐。
  春天草长莺飞,刚刚捡到的蔡居诚那时在小竹筐里头啃笋啃的嘎嘎叫,同时时不时伸一下爪子想要抓住飞过的蝴蝶,这样不一会就累了,在春光熹微下打了个哈欠,要睡了。

  萧疏寒怕摔着他,一路下山就怕跌倒。可草丛里头却飞窜出个白影,直扑过来咬他的鼻头,开心的大声道:“疏寒!”
  
  
  
  
  3

  萧疏寒很少出山门,他有点宅。

  药王谷和武当在他的熊生里占了很大的篇章。

  其实因为几十年前他下山去明月山庄时,一路上被吸熊猫的两脚兽们吓坏了。

  他躲在马车里面抠脚脚想了很久,都都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两脚兽少侠看见他摔倒从坡上滚下来时,会趴在地上捂着鼻子发出一些毫无无意义的音节。
  
  …………后来才知道,这叫两脚兽药丸。
  
  
  
  4

  明月山庄里的李小姐是萧疏寒指腹为婚的未婚妻——一只三瓣嘴的白兔子。她看见圆滚滚的萧疏寒跳着进门时吓了一跳,半天才颤巍巍的和他说话。
  “你怎么这么胖啊。”
  
  
  5
  你怎么这么胖啊。

  怎么这么胖啊。

  这么胖啊。

  胖啊。
  
  胖。
  
  
  
  
  6
  萧疏寒遭遇熊生有史以来最巨大的、直击心灵的问题,顿时夺门而出,像一颗汤圆,呲溜溜的跑出了明月山庄的大门。

  他对着映日湖水照而观之,熊熊脸型流畅,身上绒毛浓密,肉爪粉嫩,只是再想想白兔子李小姐娇小的体型,而自己前些年已经把武当金顶的竹子全压弯了。不由悲伤的恍恍惚惚的滚下山去,一路上蹭的肚腹上的白毛黄不溜秋。

  待到黄昏,饥肠辘辘,不得已要投宿,萧疏寒还是没有从兔子李小姐那一句环绕声的“胖”里爬起来,只得耷拉着圆脑袋走路。
  罢了,张师祖还在京中等他。

  张师祖被皇帝请去了京中,前几天送信回来,说皇帝待他很好,住处有竹子还有泉水,张师祖年纪大了,又胖,就喜欢堆在水里。可就是因为太胖,皇帝怕有个好歹,没有盆盆奶喝,成天只得喝些榨汁的冰镇甘蔗。

  想到张师祖的体型和教诲,萧疏寒挠挠耳朵。师祖说熊猫胖才好看,可李小姐就是觉得他太胖。

  萧疏寒有心想要回明月山庄撩起毛毛,给李小姐看看,证明自己是虚胖,张师祖那种一屁股坐坏了小竹椅,卡在武当金顶的那种才是实胖。

  可瞅见肚皮上黑黄的毛,才发现自己浑身太脏,只得投宿客栈,带着满腹委屈去京中找张师祖再说。
  
  
  
  7

  他投宿的那家客栈是家黑店,店里的伙计和老板都被倒吊在门口的树上,看见萧疏寒一只小熊,老板眼晴一亮,正打算说几句话框他,就被个白影兜头扔了一脸猫薄荷。

  萧疏寒一惊,匣中剑气成形,团团围住自己,宛如一只小刺猬。

  然后他听见有只动物“嘎嘎”的笑,定神一看,那吊老板和伙计的花树浓密的树冠上跳下一只毛色雪白的雪豹来,对方华山弟子打扮,腰间除了剑,还别了箫和一只酒葫芦。

  那雪豹四爪落地后,先用前爪理了理胡须,头顶上的一片绿叶看的萧疏寒手痒痒的想要拿掉。

  这样之后,雪豹才咧开牙,随着被他震落的花叶,一步步走近了那鼻子上落了花,却还呆愣愣的熊猫:“武当的熊猫小道长,要猫薄荷伐。”
  
  
  8
  熊猫,熊猫。

  楚遗风一直以为熊猫是猫的一种。

  所以在打击了这家非法利用猫薄荷,拐卖猫猫口的黑店时,看见熊猫小道长,才问他要不要些猫薄荷。
  
  
  9
  萧疏寒”嗷”一声,亮了爪子。

  熊家是熊!

  才不是云梦那群胖猫!
  
  
  
  
  
  再这样云梦的老虎要闹了啊【不】
  
  
  
  
  10
  
  无论相遇时有怎么样的误会,熊猫小道长萧疏寒还是和雪豹少侠楚遗风成了好朋友。

  两个人爬上屋顶,那那天的月亮非常好看,萧疏寒想起那些在武当山一只熊的日子,虽然盆盆奶很多,鲜笋也任啃,可和楚遗风一起分他葫芦里那一点的槐花蜜的现在,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感。

  就像太阳底下,躺在水里,有盆盆奶在嘴巴,还可以数花丛里飞过的蝴蝶。

  他是第一次和武当山的熊外说话,也是第一次说那么多话。

  他说起金顶那些被他压弯的竹子。说起一个人偷溜去后山看月亮,然后怕被发现一路滚下山。说起嫌他胖的李小姐。还有张师祖在他小时候,总是喜欢咬着他的屁股带他走……

  楚遗风雪白的皮毛上有很多小斑点,月光下像是武当山上零星开的小花。他对萧疏寒笑,揉揉小熊猫的脸,确定是实肉,道:“你又不是盆盆奶,不可能哪个都喜欢你。就算是盆盆奶,我也还是比较喜欢我的槐花蜜呢。”
  萧疏寒性子单纯,有的时候转不过弯来,下意识的替盆盆奶分辩一句:“可是我还是觉得盆盆奶比槐花蜜好。”

  话说了,他就意识到楚遗风其实是在开解自己,顿时一愣,呆呆的看着楚遗风,怕他生气。

  楚遗风丝亳不在意,拍拍一害怕手脚就缩起来,本体变成圆球的萧疏寒:“可我愿意把槐花蜜给你一起喝。因为疏寒在我眼里,比槐花蜜还好啊!

  萧疏寒眨眨眼睛,心里舒服的愿意把自己的盆盆奶都给楚遗风。他伸出自己的爪爪向上,露出柔软的、好不设防的肉垫,对楚遗风也承诺道:“我也愿意把盆盆奶给遗风喝。因为遗风……”

  后半句他却说不出口。

  楚遗风此时正盯着萧疏寒粉红的肉垫,一愣,见萧疏寒不说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害羞的说不出话来了。
  
  
  11
  师傅,害羞是会传染的吗?
  我今天遇到个老是害羞的熊猫小道长,他害羞就会不说话,缩着的样子好乖啊。
  我今天好像也害羞了。
  
  
  
  
  
  12
  雪豹楚遗风一直都不清楚他家熊猫小道长,究竟是熊还是猫的问题。所以每年除了要寄给萧疏寒很多很多的猫薄荷,还有很多很多槐花蜜。

  萧疏寒把猫薄荷种在宿舍外,所以于是武当除了神鸦,天天有一群野猫在宿舍外吸猫薄荷的醉深梦死,宛如缩小版的云梦胖虎汤池。

  槐花蜜萧疏寒留着,准准备等和楚遗风在一起的时候拿出来吃。

  张师祖却闻见味了,他在京中喝了好久的甘蔗汁,甜味上熊脑,馋馋的不行,连夜翻出来吃了个肚子圆滚滚。

  楚遗风过来看萧疏寒时,熊猫小道长正着急的要掉眼泪泪ーー张师祖吃多了,牙疼肚子疼,在竹林里翻了好久。萧疏寒一看就张师祖脚底下那几个有他爪印的空罐子,就知道了事情原委。
  萧疏寒只觉得是因为自己没有看住槐花蜜,让张师祖喝多了,才闹了肚子。

  楚遗风连忙从腰里的包裹取了华山山上特产的药草,让萧疏寒和其他武当熊猫和水煎服给老熊猫道长,就此过了两夜才好。

  只是自此武当上下再也见不着那个一害羞就在角落缩着乖乖巧巧的小道长了ーー萧疏寒冷着脸监督着张师祖一日三餐,连盆盆奶都没得喝了。
  楚遗风从云梦采了莲花,被萧疏寒剥了莲蓬取莲心泡茶。雪豹还偷叼了少林酿的果酱,被萧疏寒按着还给了追上门的猴子大师。
  一天天过去,武当上下包括楚遗风,依旧没有能哄的萧疏寒一笑。
  
  
  
  
  13

  雪豹又在武当抓耳挠腮了好几天,不知道怎么オ让萧疏寒再笑一笑,也因为槐花蜜本就是他送的,一向豁达的他忐忑的不行

  他特意又远跑了一趟暗香,被暗香裹在大袍子里的松鼠兰花先生用爪子挠了一通一一他偷拔暗香的花的时侯太粗鲁,带动了一大片土,把个仓鼠小暗香藏好的葵花籽翻丟了。

  要不是那个仓鼠小暗香哭的太惨,松鼠兰花先生正忙着用自己的大尾巴给它擦眼泪,楚遗风说不得要被兰花先生的大门牙啃断尾巴,以后要改叫楚遗尾了。

  他忐忑又一身风尘的回了武当,看见萧疏寒房间的还灯亮着,敢闯暗香拔花的他却不敢进去了。
  楚遗风那天晚上在金顶外的山头取箫,吹了一段曲子。却在武当的熊猫们终于要出来问是谁的时候,把从暗香偷来的花放在萧疏塞窗台上,自己悄悄蹦着下了武当山。
  
  
  
  14
  师傅啊,师傅。
  徒儿在江湖数年浪荡,不怕少林猴子追打、云梦老虎揉搓、暗香松鼠咬断尾巴。
  却怕个圆滚滚的小道长,不给我开窗,不和我说话……不再看我一下。
  
 
  
  
  
  
  
  
  
  TBC 
  
  
  
  
  
  少林小和尚真可爱,忍不住练了个,正赶上明月山庄开放,这几天一直就在沉迷游戏。

  求红心蓝手评论,请告诉我你们想看哪一对西皮或者门派或者角色

  我会努力码字的,求你们拯救一下我这个过气的儿童文学作者_(:з」∠)_

  我看看有木有两百颗小心心再更新嘿嘿嘿【不可能有的,安心拖更。

  那个竹筐,是楚遗风编的。

  话说我要不要专门为了这个系列弄个假如大家都是动物的TAG。大家以后订阅TAG就好。

  
  

评论(9)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