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贼多

全职吸吸吸

不死少女1021 【all审】审神者接手暗黑本丸背景

女主是半成品人造人

玛丽苏

OOC

我在装我有爷爷

上一章与具体前提请点击作者头像查看

    PART.2

         听到玄关的声音先跑出来的是短刀们。

         他们叽叽喳喳的声音和乱糟糟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像是在这春日新出生的一团鸟雀,近了,短刀们停下了脚步,欢呼一声后,那些声音才统一为一句异口同声的话:“欢迎回来,主上!”

        一群短刀围着青雀说话,乱拽着审神者的的衣角说今天上午的趣事,五虎退着急的看着小老虎爬上了主上的肩膀,鲶尾拉着青雀要带他去看马粪,今剑撒娇在索要团子……

        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好接近的审神者青雀却意外受到短刀们的欢迎,今天的近侍一期一振看着这一幕温和的笑了,就在他也要出声的时候,跟着青雀走进来的少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第一眼看过去是个非常赏心悦目的女孩,但是……

        在看到她之前,一期一振就已经感受到了,异常。

        刀剑们是自冰冷的铁块到烈焰中醒来的利刃,从全然的死物到有神志的付丧神。他们自铁与火中醒来,在鲜血迸溅的时刻给予敌人死亡,亲身感受死神借由自己夺走灵魂的重量。

        而刀剑化身的付丧神,虽然只是高天原上八百万神明的末席,但是他们可以说比任何神明,都更长久的注视着“生”与“死”的界限。

        而曾经在大阪之战中被烧毁死去,之后被越前康继重新锻造的一期一振,对“死”与“生”的直觉,比任何一位付丧神都来的敏感。

        “死”与“生”,同时出现在这个女孩身上。对普通人来说如同泾渭分明的河流的两种概念,在这个女孩身上,支撑起了她整个人的存在。

        这个浑身都是异常的少女眼神毫无焦距的看着本丸里的一切,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迷茫。与大多数人类不同的是,在第一次见面,人类的目光往往多多流连于美丽的付丧神上,而这个女孩注视着本丸连绵如云的樱花林,看着带着雨水的花瓣飘落,就像看见流星划过天际般惊叹的以至于凝重。

        “一期。”青雀牵着短刀们走来,不知道是不是刻意,他没有回答被他看在身边的短刀们问的“主上,门口那个姐姐是谁?”、“我们要不要和她打招呼呢?”、“刚刚没有和她打招呼是不是太失礼。”之类的问题。

         “主上,外出工作辛苦了。”一期揉了揉叫着“主上听人家说话啦!”的乱的长发,橙色长发的付丧神不满的“唉”了一声,但是在兄长的暗示下安静下来,乖乖的不再争辩。栗田口家族的兄长在对着青雀说话,眼角余光却还是看着门口的银发女孩,语气却没有丝毫破绽,好像漫不经心的问起:“那位小姐是这次外出工作的任务对象吗?”

        “嗯。”青雀像是心不在焉的回答了。

         一边竖起耳朵,等待爆料、结果得到了这么个回答的短刀们,发出不满与遗憾的“咿”声。

        青雀的ZF直隶审神者身份从来没有对刀剑们隐瞒,而青雀一旦说是与“任务”有关的人事物,在短刀们眼里就已经失去了“乐趣”。

        但是在一期一振等成年心智的刀剑男子眼中,这个女孩,已经是被贴上了敬而远之的标签了。

        “她要在本丸里住上一个星期,所以要麻烦一期你们把我卧室隔壁的书房整理出来。吗,大家们也去帮忙。药研去通知烛台切今天晚上加菜吧。”

         短刀们惊喜的“哇哦”一声,说道“加餐,通知烛台切加餐了”,顿时比来的时候更加开心了。

         青雀手向下压,短刀们齐齐并拢腿,一起行了一个军礼,仰起头,异口同声的回答“是。”然后像来的时候一样,追追打打的、闹哄哄的跑开了。

        直到连跑在最后五虎退的小老虎都消失在转角了,青雀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对看着他的一期一振说:“这几天就麻烦一期你多看顾一点短刀们,不要让他们接近那个女孩了。”

        一期没有多问理由的回答道:“主上的命令自然会做到。”

        青雀拍了拍一期一振的肩膀:“谢了,一期。”然后在走向女孩的路上,还是背对一期一振,却徐徐慢下步子说:“详细的情况我今晚会来和你说清楚的。”

  

  

         比之青雀与一期的谈话更早进行的,是人造人1021与青雀的谈话。

        “1021没有名字。只有编号。NO.1021,所代表的意思,是前面有1020位已经因为实验失败,死去的兄长与姐姐。”

         灯光下,换上带来的米白色睡衣的人造人,有着与普通少女毫无差别,甚至更加美丽的瓷白肌肤。只是除去蕾丝长手套之后,她身上这件无袖的睡衣,再也藏不住手臂上大小不一、密密麻麻的针眼,这具身体上藏着的异常,立刻非常直白的显露在人眼前了。

        “1021不知道是否有弟弟与妹妹,因为所有人造人都是隔离培育。而在身体生长进入第二性征发育期前,就会开始关键的“灵力注入”实验。1021原本一天中只有8小时清醒,余下时间在营养液中沉睡,在“灵力注入”开始后,每天只能醒来不到十分钟。”女孩的声音像是从很远处传来的,她异色的眼睛起了大雾,背诵一样的回忆前尘。

        “沙耶加不是1021的名字。教授喊所有能够熬过每天、每阶段灵力注入的人造人为沙耶加。根据教授身边助手的谈话可以判定,沙耶加是教授死去的未婚妻的名字。”

        青雀的眼睛在跳动的烛火映衬下,如同兽瞳隐没,他颔首时银色的短发扫过衬衣的领口,发出细碎的声音,这些小小的声音很快,被他沙哑的声音盖过了:“灵力注入是什么?”

        1021的肌肤在半透明的织物下若隐若现,像是提早到来的夏日里散发花香的香花,她是这样活色生香的妙丽少女,静坐在那里不动都让人觉得她是被鲜花与宝石堆砌的,就连她发丝上的汗液,都仿佛有花果甘美的香气。她让人想起那个众神制作的少女,带着神赐的美貌与诱惑漫步下云端,明知她代表灾厄,她依旧让人目眩神秘的打开那个代表不幸的木盒。

        两人坐的很近,近到青雀可以看见被提问之后女孩眼睛像是海潮里涌上来般骤然浮现的痛苦。

        但是那种神情太淡了,不一会就退潮了,连痛苦的雾气都埋藏在名为麻木的沙土里了。

        这种神情青雀太熟悉了。熟悉到每天照镜子,青雀都看的见往事的潮汐,一次次的冲刷自己的麻木。

        “血液,把全身血液都被换走。”

        “灵力注入。就是把有灵力的血液,换入人造人身体里面。”





        “一期,那个啊。几天后我要带那个女孩去她的本丸报道,可能之后还要等她熟练环境,要再呆上半个月。”审神者落座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让一期一振有些始料不及。

        “恩,要修改了原本的计划啊……”一期一振愣了一下说道。

        两人间静默无言了一会,一期一振看向审神者低垂下来的眼睛,知道审神者是不会像之前约定的解释女孩的事情了。

        “本来决定几天后就撒手不管的,但是现在看来还是不行。”青雀换了一个姿势盘腿而坐,打破了有些尴尬的气氛。“虎头蛇尾的事情可不好,ZF追究起来很麻烦。”

        “那么,我会修改待办事项的。请您放心。”

        “……”青雀抓了抓头发,才一语双关的解释自己的隐瞒:“事情有点麻烦而已。”

        话说到这里,就代表有些事情是止步于“审神者”,而“付丧神”不能触及与了解的领域了。

        付丧神张了张嘴唇,然后就看见审神者从地上站起来。从衣服里拿出了烟和打火机,以一副老烟枪的姿势,在这个本丸最高处的阳台,背着风点了起来。

        一期一振知道自己的审神者并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被ZF直隶的审神者们,与其说是ZF手中的利刃,不如说是眷养的恶犬。进行着的,是最肮脏、血腥、黑暗、隐秘的工作。

        审神者每次出任务后虽然都会特意打理干净自己,带上甜美的糖果与点心满足好奇心强的短刀们,讲述任务的内容大多数只说沿途风景、队友的笑话。

       但是在结束任务后的当天晚上,他总会孤身一人在这个阳台抽烟到深夜,火光明明灭灭看不清面容,晨起时只看到一地被碾碎的烟头。

        这是一期一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见审神者展露自己的疲惫。

        审神者,在因为那女孩的痛苦而痛苦。

TBC

所以下一章就是暗黑本丸走起。

解释一下,女主角她要是死了,就会马上原地复活,自带一键复原功能,全身的针眼、刀伤什么的马上就会好,洁白干净的好像没有受过伤。

所以胳膊上那些针眼不是以前的陈年的老伤口,老伤口早在多次死亡的一键复原中消失了。现在有的,是不久前的一键复活后扎出来的。 她只要死一次,就完全看不出受到过虐待。

所以…………女主受到虐待,就算说了,也没人信。而且女主也不知道要说,也觉得没有说的必要。

只要杀死她一次,所有遭受的一切都会被抹去。

真是可怜的孩子啊。

………………

所以,我要给妹纸找一把会好好爱她的初始刀。

清光和被被,哪个好呢?

       
大家可以看清我正太控的本质了,一开始就在给短刀们强行加戏啊😱
所以暗黑本丸里也有很多正太,不过就是有毒而已。
被婶婶治愈之后就可以食用了。
不过过程里婶婶得死上好多次…………
       

评论(11)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