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贼多

全职吸吸吸

不死少女1021 【all审】暗黑本丸背景

        人造人审神者。前两章请点击作者头像查看。

       从大家的评论区投票来看,觉得被被比较适合主角的比较多,那么初始刀就是被被了。

        虽我的初始刀是清光,但是清光给我捞到了被被呢。但是就算这样,两把刀只要在同一队里总有一把不开森呢……

        所以连续几天动不动黄脸的被被笑一笑吗。XD

 

  

        PART.3

        是血迹。

        在女孩换下的鞋子那,青雀无意中看见的。

        然后他去看在书房练习画符篆的人造人。

        女孩身上是昨天的连衣裙,半跪坐在塌上。裙摆迤逦着落在小腿上,如同牵牛的花瓣。

        桌子正对着门外一片明媚春光,细碎的光斑落满浅青色的墙壁。少女好像是特意点缀房间的白色花朵,光光坐在那里,就让人觉得暗香清浅,好像一片萧疏的花影浮动。

       有一瞬间,青雀甚至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了。

       他听见沙沙沙的纸笔摩擦的声音,远处传来短刀的嬉笑声。很远又很近。

        女孩并没有着袜,圆润的脚尖抵在地上,那上面却与有着与整个人色调完全不合一大片淤青,好像是一朵洁白的花,无故残败了一片花叶。

        “你的脚……” 在门口那出声,女孩其实在听到他的脚步后就已经察觉了。直到他在门口站了很久的开口,才真正放下笔。她现在还是面无表情的如同人偶,只是眼睛注入了神气,好歹能够给人“她在听你说话” 的感觉了。

         “……” 

        异色的瞳孔在浓密的睫毛装点下,专注看人的时候,如同用情至深。青雀却在熬夜看完人造人的资料后知道,1021是根本不可能有“感情”这种东西的。

        人造人是人类妄图代替神明威能的造物,虽然外表看起来美好的曾被天使亲吻,可是构筑他们的东西,却是与魔鬼交换得到的恩眷。

        不懂爱,不懂恨。

        不明白罪恶与道德。分不清上帝与魔鬼。

        她清醒看着这个世界的时间太短,心智还不如一个三岁的孩子,在这短暂的看着世界的时间里,牢牢植入她脑海的信念,是服从创造她的人类的一切的命令。

        可悲的,连她自己是多么可悲都不知道。

        她徐徐起身,身上的衣裙如雪,脚上却满目疮痍,从桌子后走出来。

        青雀觉得他应该发现的。女孩走的慢,并且在下车的时候姿态奇怪,身上总是有似有若无的血腥味道。

        那双染血的鞋,是类似于芭蕾舞鞋的制式。但是更加精美,连鞋内都有着密密麻麻的绣花与点缀的宝石。就像女孩身上的白色连衣裙,梦幻过头了,以至于根本不适合穿着。

        不适合的原因,比如1021的脚腕那里,就已经被鞋内的装饰物磨的血肉模糊。而为了穿上这双华丽的鞋子,教授打折了她的前几个脚趾。。

        1021被青雀带去上药和正骨。

        被小心翼翼的捧起脚的时候,是1021第一次感受到,那种叫做温柔的东西。

        这让她害怕的发抖。比以前一次次灵力注入前的晚上都要害怕。

        教授解释的温柔,是在每一次灵力注入时安抚她,说:“我会温柔的对你的,沙耶加。”

        人造人知道,这句话的意思是要配合教授。在那些连接着血袋的针头一齐扎入皮肤里时,不要叫出声音来。要感激带来疼痛与伤口的教授,让教授知道他所有的举动都是温柔的。

        教授的温柔,就是赐予1021痛苦。1021要感激这赐予的温柔,要用牢记这些,要感激这些。

        害怕这份温柔是在害怕巨大的幸福,是在害怕教授的爱意。是傻孩子。傻孩子会被纠正这些傻念头。

        很长时间她都以为是这样的。

        痛苦是唯一区分活着与死去的东西,亡者才不会痛苦。所以要感激赐予痛苦的教授,如同感激他赐予水与食物。

        她在那些清醒的时间抱着头一遍又一遍的用头撞着浴室的玻璃,在热水冲刷的时刻,感到大脑传来的要撕裂的痛苦。只有这样,才能说明……活着,被爱着。

       

       




        青雀看着被他放在椅子上的女孩。她忽然缩起了肩膀,像是突然被扔进冷水里一样发抖。而他刚刚帮她绑好夹板,离她很近,手上还拿着药水,难免手足无措。

        “诶。”

         青雀这是第一次苦恼于对女孩的称呼。她在ZF的书面材料上不是完全的人,从伦理的角度来说也不是动物。他只能用简单的语气词代替,但是……

        她也是会受伤的。

        她的血也是红色的。

        她也是能口吐人言的。

        她也是在思考的。

        她只是承担了人类狂妄与罪恶的可悲载体。

        这个世界上和她一样的,也不正是人类吗?

         “你……骨头的位置是没有被正好吗?还是……”

        在他的手将要按上她的肩膀的时候,“啪”的,被打开了。

        沉浸在麻木了的惊恐,女孩跌跌撞撞的逃开,青雀没有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中。

        1021在半路上撞到了今天的近侍笑面青江,但她无暇顾及。如同被追捕的羔羊般慌不择路一样,跌跌撞撞的跑开身后的房间。那位被撞到的青色长发的付丧神“咿”了一声,险险的护住托盘上差点打翻的药物。

         “大将是对那位小姐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吗?哎呀呀,跑过去的样子真是让人心生怜爱啊。”青江的声线和样子总让人以为他在讲什么糟糕的玩笑。但是审神者明白,付丧神们大多,并不像是表面所表现的那样。

        他们作为剑刃所经历的时间,拥有的阅历,比之最长寿的老者都要丰富。

        所以偶尔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倾诉对象。

        “人的话,在什么情况下会害怕到连别人的好意都不敢接受呢?”

        “这个可难倒我了,毕竟我可不是什么情感顾问。不过如果是刚刚那位可爱而可怜的小姐的话……”青江走进来,笑眯眯的回答。

        “人类啊,在面对巨大的幸福的时候,往往会难以置信到不知所措呢。”

       

         

      






         1021选择的初始刀,是山姥切国广。
         
          出乎意料,却又说不出的理所当然。

         在要选择的五把刀刃里,比不上蜂须贺耀眼灼目,比不上加州清光惹人恋爱,比不上歌仙风度翩翩,比不上陆奥豪爽近人。

         连开场都是——

         “我是山姥切国广。……怎么了你那眼神。难道是在意我是仿造的吗?”

         …………

        怎么说呢?是一把一开始就和主人刻意拉开了距离的刀剑。

       刻意用防备的眼神阻隔,擅自给审神者加上了“瞧不起赝品”的意思。绝大多数审神者在听到这里慌乱之余,难免不舒服吧。

        青雀不由自主的回头看女孩,鬼使神差的。

        1021此刻要仰着头看着比她高了大半个头的山姥切。

         那神情,却真真正正的来自于她身体里的那个三岁的孩子。

        天真惊异的,就像第一次看见本丸里的樱花纷纷扬扬的凋零在空中。

        

          

TBC

       

        我一定要写,婶婶在花前月下握着被被的手说:“能够遇到你真是太好。”。

        以为是告白心里的小山姥切滚了半天床单的被被:…………你对一个仿品在期待他回应什么呢?

        啾~

        婶婶:不需要别的了啊。被被只要被我这样亲吻着就是我的期待了。

        你的床单都已经阻止不了这股恋爱产生的蒸汽了被被。

       

         女主对于疼痛敏感的设定就是为了R18啊XD

        

         终于可以开暗黑本丸副本了(≧▽≦)那么对于上面那个设定的运用还会远吗?

评论(11)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