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贼多

全职吸吸吸

不死少女1021 【all审】暗黑本丸背景

人造人审神者设定。

为了更好的阅读,前三章请点击作者头像查看。

玛丽苏,OOC。

出场的刀剑以在下的刀帐为蓝本,所以文里爷爷出现可能要等好久……

       最后,我又一次陷入了130地狱了QAQ


       


        PART.4

       

        山姥切国广对于自己的审神者,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有着怎样的映像呢?

        …………非常的弱小而又不可思议的存在吧。

        孱弱的细瘦身体,与其说是发育不良,给人更多的感觉,是先天缺陷带来的不足吧。

        就是从还是一段基因序列的时候,就已经被宣告了是失败品的命运。

        虚弱的,所有人第一眼都能看的出来了的样子。除了怜悯,周围人看着的目光里的含义,更多的,还是——“这是注定了无法改变的残缺”的笃定。

        “我是山姥切国广。……怎么了你那眼神,难倒在意我是仿造的吗?”

        女孩在他出现时,仰起头看他的眼神,却笃定的让人心慌。他下意识的把脸往旁边一侧,开口的声音也生硬极了。

        ——又是被这副来自于灵刀山姥切的外貌迷惑而选择了自己的人吗?

        这个念头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是立刻让山姥切国广冷下了心。

        国广的最高杰作……但是,连名字都是借用灵刀山姥切的。更不用说是这副具现化为人类的外貌。所以她眼中的笃定,并不是给自己的。

        这么想着,之前那种带着一点心慌的喜悦,一下子冷彻了。

        他觉得自己还是和她说明白比较好,所以付丧神抿了抿嘴唇,用最冷漠的声音说:“ 我是山姥切国广。根据足利城城主长尾显长的委托所锻造的刀。……是山姥切的………… ”

        那两个最让他觉得重如千金的字还没有说出口,女孩子却做了一个让人意外的举动。

     


      


        她把手伸出来,就像小孩子会望着夜空想象着摘星星一样伸的高高的,在促及不防时触摸对方的脸颊。

        这个举动让所有人吃了一惊的同时,女孩却一脸郑重的抚上山姥切的脸。像摘下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星星一样,去触摸山姥切的眼睛。

       或许对于她来说,那就是在摘一颗突然来到身边的星星吧。

        “我在这,注视着你,珍重着你。”

        “所以温柔的对待。”

         如同誓言一样,用那种三思而后行之后的语气慢慢的说着的她,用这两句完全不像回答上一句的话,成功的让付丧神眼睛看向了主人的眼睛。

        青雀在一边听着,本来也奇怪的他,却忽然明白了什么,不知道为什么的,从唇边,溢出轻不可闻的叹息。

       


        


         “因为是值得珍重的东西,所以要温柔的对待。”在到来这里选择初始刀前,青雀带着一双舒适柔软的鞋子找到了人造人。

        他们之间隔着一道纸门,烛火把女孩跪坐在那的身影描绘的如同唯美的剪纸,那是连她睫毛如花上蝶的姿态都流转出的清艳,让人想起风中斜吹着散落的芦苇。

        “因为你值得被这么对待,所以不用害怕这份温柔。”

        他把那双鞋子放在门口那,站起来,看着女孩一动不动的影子出神。

        “不用怕。”

        “遇到喜爱的事物,想要温柔、珍重的事物,那么在那个时候,就学着去做吧。”

       

       

     


         去触摸山姥切眼睛的女孩踮起脚尖,她的新鞋子是青雀预想到了的合适,此刻,恰好是一个翩翩起舞的模样。


       


      


          选好了初始刀,接下来就是去要接手的本丸了。

          路上哪怕一行有三人,依旧安静的有些奇怪。

          山姥切带着自己的本体跟在最后面,青雀抱着脚伤还没有好,却在刚刚为了触摸付丧神而踮起脚的人造人。

         1021安静的趴在青雀肩膀上回望山姥切,鬓发垂在唇边上产生的阴影,让人产生了那似乎是微笑弧度的错觉。

        付丧神只要微微抬起头就可以看见自己的主人。

        女孩仿佛在用这样简单直接的行动,如那次回答般轻轻的说:

        “我在这。”

        ——“让我抱着主上吧。”

        这句话一次次比一次次更响亮的回荡在付丧神的胸口,但是只要与女孩视线相接,骤然出现的陌生而汹涌的感情,却近乎于疼痛的压制住了它们。

      


       要接手的本丸上一任审神者是ZF高官的子女,所以这所本丸所在的地方虽然很是偏僻,但是因此有着非常好的景致。背着靠秀丽连绵的山脉,面朝着的是四时风光不同的湖泊。不同于其他本丸大多都是江户时期和风式一层建筑的模样,这座本丸如同平安京时代的紫宫,处处都是唐风建筑群般的飞檐雕瓦,豪奢如宫殿。

        可是这掩映在湖光山色中的宫殿此刻却蒙着一层不详的黑色雾霾,四周栽植的花木像是被剧烈的药物腐蚀过,凋零的残枝败叶在风中扬起黑色的瘴气,如同传说中妖物居住的建筑般。

        以灵刀为原型的山姥切下意识把手按在刀鞘上,这些来自于堕化刀剑怨气让正常的刀剑下意识的排斥,并且满含敌意。

        付丧神并不知道为什么主人的本丸是这个说是时间溯行军聚集地都可能的地方。他只是先下意识的尽着值守环视着门口四周,最后才把怀疑的目光看向带他们来这里的青雀。

        看出了山姥切眼神的青雀并没有说什么,他只是把人造人放下。

        1021从一开始就一直看着本丸那些枯死在墙根的花木,对那些密集的瘴气与精美的房屋没有投注一丝注意力。分明是百花残落,枯叶凋残的秋色肃杀场景,她好奇的眼睛里并没有一丝奇怪,或者说的上可惜的怜悯。

        她只是看着那些枝头花朵,那些哪怕已经死去却依然向着天空开放的花朵,似乎陷入无法言说的迷惑去触碰了。

        一指飞灰。

        这却比看见花朵们已经死去让她悲伤,人造人面容上还是看不出什么,眼睛里却仿佛又有了那种孩童与老者混合的悲哀。

        明明早知道答案,结果应验了。

        这种悲哀,与所有人无关,是这个女孩一个人的事。

       


       一边满是枯草的草丛忽然发出了什么声音,一行人看过去,山姥切拔出了自己的本体,往前一步,挡住了1021。

         草丛里悉悉索索地声音安静了一会,就在山姥切要再上前一步前……

         滚出了一只浑身都是绷带的狐之助。

         “呜呜呜,狐之助23333报告。嗷嗷嗷,请不要揪在下的尾巴。”

        这只小小的毛绒团子只要一靠近它,就会害怕的炸毛。最后人造人蹲在地上看了它半天,这只自顾自哭了半天的狐狸,才慢慢抽抽答答的凑过来,问:“您,您难倒,是,是,新上任的审神者吗?”它说着,打了个哭咯。

         人造人点了点头。

        小狐狸却像是大难临头一样,呜咽着用爪子拉下耳朵盖住脸说:“不行。这个样子,这样的审神者,一定会再次被杀掉的。我还是再次申请换人吧……”

        “不能换人了。”一直在一边看着的青雀走过来,狐之助看到这位陌生人下意识的瑟缩着往后躲,却被青雀拿出来的一纸文书和话震惊的忘记了躲。

         “因为自从上一位来这里接任,结果被重伤的审神者是ZF规定的最后人员。所以只要现在这位特派审神者依旧没有成功的话,这个本丸就会被下令清除。”

        青雀用没有感情的眼睛把狐之助看得炸了毛,但是下一句话却让它立刻把自己缩成了团。

         “而你,失格的狐之助23333,也在我们的清除名单之上。”


TBC






小剧场:

        

         青雀用没有感情的眼睛把狐之助看得炸了毛,但是下一句话却让它立刻把自己缩成了团。

        “而你,失格的狐之助23333……没收十年份的油豆腐。”

         狐之助23333:QAQ

         1021:莫名其妙的从心里有了……奇怪的愉♂悦♂感。

          【主角觉醒了奥义:麻婆的愉悦-看到你不好我就开森了】


        狐之助23333是卖蠢担当。

        原型是我家本丸里的那只,呵呵哒,居然一天到晚出乱码。

        下一章就写暗堕的刀男们与女主见面。

        


评论(20)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