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贼多

全职吸吸吸

不死少女1021 【all审】暗黑本丸背景

        PART.6

        走到本丸中的审神者寝居处,首先需要穿过作为议事厅的大殿。

        虽然本丸中的花木已经在1021的灵力下复苏,但是本丸内部建筑的腐朽毁坏,却不是灵力可以干预的事物了。因此,穿过高雅端妙的前院后,一行人到达了阶前长满了荒芜野草的大殿。

        内外装潢都如同平安京时的皇宫的居所,在变为暗黑本丸中的现在,精美的陈设已经蒙上了阴翳,看不清原来的雕梁画栋。竹帘上的红绳被瘴气腐蚀的脱落下大半,光明透过这些缝隙,在地板上层层叠叠的打下一层灰尘来。

        在这昏暗的世界里,狐之助带着两位审神者快步小声的前行,进入本丸前低声细语的交谈在此刻都停止了。

        青雀把手按在腰间的伯莱明塔上,眼睛扫视着竹帘层层叠叠掩盖了的大殿四周。

        他知道在破除结界后,某些东西,如同嗜血的鲨鱼一样,闻到血腥味就会赶来了。

        风吹过外面摇曳的花树,殿中的世界却好像已经失去了时间与生气的意义了,连空气都凝滞在最后一刻。

       人造人对这里的环境不像狐之助和青雀一样如临大敌,她甚至比以往来的更加轻松。比起一开始那种宿命到来无法挣脱的消极,她此刻已经猜到了所要经历的是什么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侧边的帘幕那出现了一个人形的黑影,就在青雀眯起了眼睛拔出枪后,影子又迅速没入了黑暗。

        他不敢马虎,背对着冲人造人与狐之助,做了一个停下来的手势,将手枪笔直的,对准了柱子那边。

        相较于他紧张的样子,人造人却没有丝毫感触。原本系着竹帘的红绳上垂下的流苏,被手轻轻一点,就剥落下来一层灰尘,那上面的绳结却出乎意料的,在衰朽中都没有影响它的精巧。

        当狐之助此时在她脚边不安的打转,女孩看了它一眼,又看了看怀中的山姥切。

        黑暗中人影又出现了,那身影被光线勾勒的虚虚实实,只隐约可见高挑的人形。

        青雀走过衰朽的竹帘,脚下踩碎了不知来自于什么瓷器的碎片,如同骨骼碎裂的声音。他再走上前几步,恰好看见那人影露出的一截白色的衣角。

        “啊,是新的审神者大人啊?”

        那个人影说话了,光听声音就足以明白那么多女审神者对于他前赴后继的理由。特别在此时,他压低的嗓音,在这个黑暗的大殿里带来了如同置身于无底深渊里的错觉。

        青雀看见竹帘那里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白衣的付丧神比起他的名字,更像是一轮辉月,从幽暗的空间里跃出,他微笑着,容色照耀的满室生辉。

        二人面对面的对峙着,但是青雀却知道他的目光看向的是几步开外的女孩。他因而眯起了眼睛,丝毫不敢马虎的细细打量着对方。就在白衣的付丧神唇上的笑容越来越大的时候,青雀忽然觉得不对,他顾不上后背是否会被付丧神袭击的问题,骤然回身。

        目框欲裂他只能看见站在那里的银发女孩身后跃入了一个黑衣的人影。那个像抱着洋娃娃一样抱着自己初始刀本体的女孩,眼神里还带着空无的茫然,就立刻像断了线一样倒了下去。

        从她的胸口那里,骤然开出了一朵鲜红的花朵。

        那是,血液从心脏那里迸溅出的败亡之美。

   

        


       “吓到了吧。这个惊吓很棒吧。”白衣的付丧神——鹤丸国永,在青雀身后语带微笑的说。

         







        1021听到了很大的风声,好像故事书里描写的那些妖精带走满城的孩子时吹奏的笛子。眼前骤然闪现的银色光芒,让她在那一瞬间几乎失去了视力。

        剧烈的痛苦在蔓延上神经系统前,就被死亡按上了终止键。头一次,死亡对于她,是一件说的上是好的事情。

         于是她又一次回到了自己的世界,无边无际的蓝色大海,透明的沙地在阳光下折射水下似乎近在咫尺。她就像突然被折断了翅膀的海鸟,在水中随着水波的流动沉浮。

        就在这里这样随波逐流一般地发了一会呆,然后伸出手,去描绘太阳的形状,就像她曾经依靠着手指触感,去描绘自己初始刀付丧神的轮廓。

        谁说的清这个女孩当初选择山姥切,是不是因为那时惊鸿一眼中斗篷下的金发呢?如同她现在竭力去触摸的太阳。

        1021眨了眨眼睛,海水被蒸发后留下的盐粒如同白银,在她肌肤上闪闪发光。她睁着眼睛,向水面沉了下去。

        回到现实的世界时,1021发现自己被青雀抱在怀里。

        她感觉脸上有冰冷的液体在滚落,就像那些海中白银重新变为了咸涩的海水。但是直到她抬手去触摸,才就此意识到,这是青雀眼睛里落下的眼泪。





——为我,落的泪。
        








         “您是在为1021流泪吗?”她在到达了的寝殿中这么问了青雀。

         男审神者却站在远处的窗户那,没有回答她。

          “您是知道1021是不会死去的。”她把山姥切放在膝盖上,双手按着刀鞘时,就像依凭在此开出的花。

         “就算不知道。您也不需要,为了一个连人类都算不上的异种的死去落泪的。”

        1021难得一见的说话时不再停顿,就像再三的思考有所保留的她一下子直抒胸臆。或者说,在许久之前这些话,她其实自己也早准备想对青雀讲明白了。

         但在说这件事情时她还歪着头,与其说是解释,不如说她在疑问。

        青雀转过身,女孩从塌前走来,银色的长发在外面寂寥的夜色映衬下,像是幻想中存在的事物。

        “1021是诞生于基因工程与染色体设计的人工产物。这具身体的五官,发色,脏器,乃至性【♀】器官,全部都是电脑设计的成品。因为身体从一开始是作为灵力容器的存在。所以一开始人造人计划中获取灵力的方法,是与灵力强大的审神者们性【♀】交。”

         “以低贱的性【♀】玩具身份为前提存在的人造人,直到后来发现了更好的灵力注入方法,才改变了命运,到了将残忍施加给同类的轨道。”

         “血液是灵力的最好媒介。您在教导我时是这样说的吧。”

         她异色的瞳孔泛起了柔软的波纹,带着天真的残忍。当她将手指点上青雀胸口时,那里只有一件沾满了1021鲜血的白衬衣。

         “而1021所换上的带有灵力的鲜血的来源,就是大人您那些“因公殉职”的同伴。”

        “那么在知道1021所有的前提下。”她声音像在云朵里闪现的梦呓。

        “大人您的温柔,是否还足够再为我落泪。”

         

TBC







姨妈期间码R18那种酸爽……

我们来看一下投票结果,果然,所有人都选了R18。

栗田口短刀四票

振哥两票

鹤丸两票

小叔叔一票

果然所有人都比较喜欢污正太

望天

1021的问题分明就是我和你妈同时掉水里保大保小这种无理取闹

【你对我的温柔有多少,在知道所有之后。】

所以少女她切开来也是黑的。

玩的死刀男



明天双更,一篇R18番外,一篇正文。

所以不要在乎今天的短小。

评论(10)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