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贼多

全职吸吸吸

不死少女1021 【all审】暗黑本丸

     PART.7

       窗外在半夜里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冷雨,恰好湿润了阶前空映照的几树梨花,与无心蔓延在青瓦上的青苔。

       1021听见远处传来的更漏声,自从不再被药物控制睡眠,她就一向浅眠。

        春夜听雨眠的经历让她觉得新奇,那些雨丝淅淅沥沥的声音,在诗歌里被描述为天空的落泪与情人的吻,可是对她来说,更像是有谁在耳边的轻声细语。

       于是她听着那些声音,赤着脚去打开窗户。微冷的湿润空气里似乎夹杂着说不出来的冷香,让她伸出手去接那些雨丝,想要就此感受的真切些。没想到,被一双手握住了。

        是山姥切。

        披风下的他还是一开始见面时的莫名倔强,只是此刻他似乎因为1021的举动,脸上带着几分生气的样子。

       这个样子的他让女孩觉得莫名开心。小雨下的慢,但山姥切几缕翘出来的金发还是沾湿了发梢,在略微暗沉的天幕下,有琉璃一般华美的色彩。

        就好像是落日后的太阳藏在里面了。女孩这样想,回答山姥切的问题就有几分心不在焉。

        “外面在下雨。”

        “是啊。”

        “……所以你不能这样就把手伸出来。”

        “好啊。”

        “……也不能穿着这样乱晃。”

        “恩。”

        “……”他抿了抿嘴唇,虽然被很乖巧的回答了。脸色看样子却是比之前更生气了。

        “你是因为我是仿品,所以如此敷衍我吗?”

        1021不能理解什么是仿品,但她知道对方在生气。女孩茫然的眨了眨眼睛,在脑海里翻阅过的书籍里寻找仿品的意思。但她这样骤然的沉默反而被山姥切看作是默认。

        金发的付丧神不知道怎么了。他自己内心也知道可能不是这个意思,但他还是选择了松开女孩的手,转身离开,带着几分义无反顾决裂的样子。

        但是他没走几步就听见重物落地的沉闷撞击声。回过头看,才发现是女孩为了追他,居然性急的从窗口那出来,结果反而重心不稳的摔了下来。

        恼怒与生气的情绪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

        他在心里想她怎么那么笨,爬个窗户都能摔下来。她怎么这样急性子,分明他只是打算去别的地方稍微巡视一下,又不是要离开。她难倒不知道一位女性审神者,特别是她这样看起来柔弱的一只手就可以让她失去呼吸的人类,在这里是不安全的吗?

        但更多的,是白天看见青雀把她抱在怀里后,心中产生的愿望终于实现的欣喜。

        他冲过去抱起她,后来却反而被1021抱住了腰,不让他移动。

        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近了,近的以至于她的头发都丝丝缕缕的缠绕在他衣领附近,如千种未诉的情节纷乱。她的气味也不像外表看起来的那样梦幻甜美,而是带着馥蕴迷离的芬芳,宛如一张密密匝匝的网,就此,捕获了他。

        但他是这样心甘情愿的张开了怀抱,就像世界上千万个同样坠入爱情的傻瓜,把这对于自己本身对他人带来多少苦难都不知道的纯洁魔鬼,抱在了怀里。

    

    

      

 

    

   “1021在到达这里之前,对于未来,没有想过。”

        “1021也不知道,山姥切似乎不喜欢的仿品那个词是什么意思。”

        “但是在选择初始刀的时候,我第一眼看见山姥切,直到现在,始终都觉得太好了。”

        “我由衷的想,并且开始希冀着与山姥切的未来。”

        “呐,这些,真是太好了。”

     

   






       审神者被山姥切抱回了寝殿,她一直握着山姥切的左手直到入睡。到了天明,山姥切才发现自己注视着审神者那一截白的晃眼的手腕太久,以至于后半夜一直在知道的情况下,仍旧以为自己手心是一截新生的白芦苇。

        少女醒来时,先是动了动手指。山姥切看得她手腕出神,此刻,不由自主的把另一只放上去。

        真好。

        青雀在昨天晚上的时候就去了外殿。

        老实说,山姥切对于审神者能死而复生没有多大的惊奇,毕竟人鱼肉与阴阳师的传说,是从平安时代就已经流传下来的志异故事。

        他对于自己的审神者获得的灵力方法,在诧异后,然后想到的却是——她是怎样承受着,来自于这个过程的痛苦的呢。

        那时,少女的自白话音刚落而后,那位名为青雀的审神者面上立刻空白了一瞬,他像是忽然被什么人重重击中了胸口,不由自主的松开少女,倒退了几步。

        少女伸出的手以一个尴尬的姿势悬在空中,她的眼睛里的明亮寂灭了下来,但是依旧是缺乏感情波动一样漠然着面孔。只有与她灵力缔结的山姥切感受到,那一瞬间灵力河流陡然冰冷的寂静。

        她在痛苦,她不知道,或者在装不知道。

        明白了这个的山姥切,第一个念头却是——啊,我得到了。

        我得到了我的主人,她依靠的臂膀,将只能是我,也只能有我。

        然后是窗外的交谈,他那时恼怒于审神者与青雀的无话不谈,她甚至甘愿冒着被疏远、敌视,向青雀坦诚了自己的所有。而自己却只能得到几个语气词。

        所以无论那个时候他回不回头,身为神灵的他,都已经注定被魔鬼蛊惑。

        从她伸出手,触摸他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注定。

       






      

   1021在山姥切的帮忙下完成了梳洗。她直到现在都不会梳发髻,这项一直由青雀完成的工作,在情势微妙的情况下只能由山姥切完成。但是付丧神也只能帮助她绑定一个马尾,这让山姥切难免垂头丧气。

        只是当少女审神者在宽大的梳妆镜前,顾盼生姿而带着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露出的圆润耳垂时,山姥切却觉得都不重要了。

        “下一次,会更好的。”他这么保证。

         “恩,好。”她也相信他的话,回答了。

        在早餐前,人造人的少女却需要进食大量的药物,而哪怕是这样,她的食物也不是普通人意义上的食物。

         蓝色的营养液。

         狐之助就是在这个时候过来的。

         它在门口摔倒了,却马上跳了起来。喊着:

        “审神者大人,青雀大人遇到了暗堕刀剑的袭击!”

        






TBC





被被不是赝品是仿品啊。就算是仿品也是国广最高杰作!

栗田口家族加上小叔叔12把刀。

R18番外得分开了好几章写才写的完。

你们这群污浊的女人【望天】

所以接下来的几天都会是一日双更。

一章短小正文,一章栗田口全员R18。

但是我发现一件事情……我不会放链接,也不会放图片啊啊啊啊。

大神教我啊啊啊啊

评论(7)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