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贼多

全职吸吸吸

不死少女1021 【all审】暗黑本丸背景

PART.10(上)

        到来的三把刀剑中,除了看到人就抱着小老虎紧张的五虎退,都是受了伤的样子。

        最前面的药研藤四郎手腕上的纱布那还隐约可以见到血色,他身后的鲶尾额头上缠着纱布,那里流下的血液在眼睛上干涸成了一道黑色的痕迹。好像是眼睛上的一道伤口。

        鲶尾远远的就看见深处的走廊那里走来一个白色的人影,想到已经就此死去碎刀的兄长的本体还在对方手里,按在刀柄上的指骨就不由发白。他身边的药研藤四郎却把他往自己身后一拉,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冲动。

        脚步声越来越近,本来只能看得清楚的长长的银发与红白相间的巫女服,在那个人走出庭院前的竹帘后,先声夺人的却是对方的一双眼睛。

         她整个人身上的色彩都是白的无暇,好像漫天飞舞的雪花,不带一点烟火气。若是把她放进独钓寒江的画卷中,除了这一双隔着未晞白露的眼睛,谁也看不出来她的存在。

        但是下方的鲶尾却攒紧了拳头,只觉得一股冰冷熟悉的气息沉闷的压了下来。宛如被烧毁的大阪城前夜时漫天的黑云。

        那双蓝色和绿色的瞳孔,没有什么生气,也看不出远方的倒影。分明是芙蓉如面柳如眉的绝色佳人,在“看见”她之前,已经感受到了那种在生与死当中徘徊的异常。

        长满残荷的水面,重新在水中绽放的茶花。

        与其用这些风雅的名词来形容她,鲶尾心中更觉得她是接引亡者的彼岸花——因为魂灵的死气才生机盎然的花朵。

        药研收起了手中的短刀,就像之前想要暴力破坏结界的人不是他。

        这位容貌暂停在少年与孩童过渡时期的刀剑,有着女性一样的冶丽艳色,但是在收刀的时候一身军服为他增加的却是男子的英气俊美。混杂在他精致的容貌上,宛如热带雨林中盛放的艳丽花朵,在富丽的花瓣下有着密密匝匝的利齿。

        他对着审神者仰着头微笑,似乎无意识的拿着舌尖舔了一下红艳的嘴唇,如同那里曾经有一颗砂糖,直到被舔走,嘴唇那里依旧带着属于甜食的香甜稠密的气息。

         药研知道,喜欢成年男子的前任审神者能够将他留下来许久,而不是像其他短刀一样随便碎刀后重新召唤,之后重复着被碎刀的悲惨命运,原因就在于他这副被称呼为“色气”的面容。

        他知道如何诱惑猎物进入陷阱,就像是越为阴冷致命的毒液总是包裹在华丽的花朵之下。

        果不其然,这位与以往到来的所有审神者一样的人类,不出所料的垂下眼睛看他,浓密的睫毛,恰有几分人类中可以说的上深情的感觉。

        他在心里阴冷的发出嗤笑,就像一只复仇的毒蛇满怀着仇恨盘曲着吐着信子。在看到对方怀里明显是兄长本体刀剑的刀柄时,过往的痛苦一并的在这一刻回放。

        越是这样,他的脸上反而露出一种温柔的浅笑来,将手放在胸口,弯腰掩饰着唇角无声蔓延的冷笑。

        “这位姬君,在下是栗田口一派的药研藤四郎,在此叨唠片刻…………”

   










TBC

就是不给你看接下来的剧情XD


色诱达成√





药哥己经被粪审弄的黑化,所以满脑子都是“弄死婶婶是一个”的念头。

这不能怪药哥

因为粪审看不上的刀剑,诸如短刀,自然就是一副“管他们去死”的态度。

短刀们到来也不过是重复着轮回被折断的命运,只是让幸存的刀剑,如一期一振,药研藤四郎等在救不了短刀中的自责与仇恨中沦陷。

五虎退看起来是没有伤口的原因,是因为之前已经折断过无数把五虎退了,这把五虎退被召唤出来没多久,粪审就被暗堕刀剑剁成了五花肉…………

万岁!

本人最讨厌那些碎了刀还说“还好是XXX碎了”、“这把随便”的家伙了。





暗黑本丸里现在的刀剑们,除了稀有刀剑和不是婶婶喜欢的刀剑男子,都有,耐打的枪们被恶意碎刀,也碎了……

我可是超喜欢力力力和园长的!

那宽阔的肩膀,炒鸡想要几个枪们一起丢我飞高高!太郎、次郎一起玩!摔死也值了!

我要高空仰视枪组的胸肌!

嗷嗷嗷

呜,可是又想要让婶婶锻出萤总,我萤总的小白腿和飞高高,难以取舍…………

  

评论(17)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