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贼多

全职吸吸吸

【刀剑乱舞】那个死鱼眼的萝莉婶婶⑤ 婶婶中心

作为前不良的石切丸PAPA,有一种诡异的综合了萝莉婶婶的气场的感觉。

他也是唯一一个听到萝莉事迹之后捧着茶杯,悠悠的说了一句“哦,是这样啊。”,就没有别的举动的人。

然后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甚至看到歌仙那张筛子脸后,还能端着一碟蜂蜜酱肉吃的吧唧响。

而栗田口一派里小短裤们的二哥药研,也和婶婶相处的不错。

他每次在婶婶回来后,哪怕不是他的内番,都会把婶婶的鞋子外面刷洗干净。

“大将日安。”

他也是唯二的不黄脸的付丧神。

石切丸在从蜂蜜酱肉那里吃出半截的蜜蜂后,就加入了歌仙的黄脸婆联盟。

唯一樱吹雪的长谷部,是因为他每天都要把萝莉的内裤放在本丸中央议事厅那,上一柱香的。

狐之助在那里眼神死的看着,心想:还好婶婶她没有什么人情往来。






说了这些,简单的就是说加州清光有点吃醋了。

萝莉婶婶背着便当和清光登山的时候,他冷不伶仃的问了:“主人…………还是觉得人形比较好一点吗?”

“啊?”

她当时悬在半空,蛋糕裙子里被风吹的一阵凉飕飕,往下看只能看见深山巨谷,百丈来高的陡峭岩壁,怪石嶙峋。

摔下去,肯定到半路就变成了岩烧手撕肉。

但是因为清光小宝贝是萝莉总裁的心头好,她在半路一个一字马,卡在夹缝那,就着这个风吹屁屁好凉爽的姿势,就这么思考了一下。

“清光想要人形吗?我是无所谓啦。如果这是清光想的话,我的那份肉也可以给你的。”

想半天结果还以为清光想吃肉了,萝莉她还是蛮豪爽的应承下来。

“…………不是这个,主上。”清光在刀剑里一阵子好笑的无力。按理说这个话题他这个时候应该顺着她就此揭过的。可是这一次他忽然有了一种不知道那里来的执着,在萝莉换个姿势爬上山壁的时候,十分直白的说出了口。

        “一直以来都是主人你这样握着我在战场驰骋,可是我发现比起这个,我更想要和主并肩作战。我想要成为主背后依靠的人。”

        “所以,我的意思是说,我想要当主上的近侍,想要触碰主……”





“不行哦。清光。”

审神者拔出刀刃,钉死在岩壁上。那一下的金铁交鸣的声音,让清光耳边聋了一样,什么也听不见。

对啊,他可以装作什么也没听见。

但是审神者偏偏又重复了一次。

“不行。清光的话,不可以当近侍。”

和所有他有过的以为、想象,都不一样。

风声在耳边那么大,审神者拒绝清光也拒绝的斩钉截铁。


甚至,唯一一次没有让他把话说完。




学神婶婶在居酒屋的一角找到了萝莉。

破天荒的发现,萝莉身上没有带着加州清光。

“你和你家的清光怎么了?”

“他有些累了。我问他要不要和我来喝酒,他半天没回答,后来叫我带长谷部他们出去。大概今天和我爬山的时候磕着哪里了吧。”

“…………”

学神婶婶默默地瞅了萝莉一眼,就知道这个糙萝莉,又无意识的当了一回拔屌无情的总裁。






TBC


清光也被渣了。


长谷部的日常中,就是睡前都要膜拜一下主将的内内。至于膜拜的方式……

你们自由的脑内小剧场,随便污。



评论(16)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