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贼多

全职吸吸吸

【刀剑乱舞+综漫】子不语 脑洞大开

       某位审神者与付丧神的结合,因为说不上是让人欣喜还是叹息的奇迹,这位审神者腹中有了这位神明的骨血。

        ZF以抹杀异常的名义要杀死这个婴孩,但是在本丸的刀剑们的保护下,这个孩子还是以父母双方生命的代价降生在这个世界上了。

        “三条霖。我叫三条霖。”

        夏目第一次见到她,这红色长发的女孩高高兴兴的举着手,露出手腕上一对相互扣着的金环上的铃铛。在清脆的铃声中,那双带着新月的眼睛向他看了过来。

        


        就是在现代的世界里,被四十把刀剑当闺女养大的普通小姑娘的故事。

        嗯,或许还有点不普通。


————————————————————————————

以下是片段试阅


1

        每天早上八点13分,伊藤诚跨进地铁,然后就会看见那个女孩。

        今天的她穿着一件从前不曾看过的白色振袖,上面是金鱼与水草。

         而她本人则难得一见的把头发放了下来,姬发式的一头暗红色长发,像是一片燃烧的红色枫叶。

        伊藤诚假装在听音乐看窗外的风景,在数了第一百三十二下后,女孩站起来,下了地铁。

        他跟着站起来,但最后还是在人潮汹涌的时刻坐回了位置。

        这是八月二十六日一个阳光晴好的日子,他还是没有对一见钟情的女孩说出第二句话。

2

        “可是克哉先生就是克哉先生啊。”

        她笑起来眼睛里的新月就隐没了,可是眼睛就会眯成一弯新的月亮。

        “所以哦,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她在原地转转身,张望着什么,然后双手合十,拉起克哉的手往上面走。

        她的手纤细伶仃,上面跳跃的三个金环环环相扣,在上山的石阶那嗦嗦的响,克哉回握住她的时候,指尖触摸到了她的手臂内,那金环就像他的心一样,轻轻触了一下指尖,就那样跳走了。

 3

        红色长发的女孩捧着精美的手鞠,上面的金色穗带像是男孩节鲤鱼旗的鱼尾一样轻轻飘荡着。

        右京只记得那天的烟火非常盛大,让他觉得有生之年就是为了那一刻的对视,烟火才尽情的在那个夏日里绽放。 

        可是她叫什么。

        长什么样子。

        他都不记得了。

         只记得那一刻头顶的烟火照的一树紫藤流光溢彩,他伸出手,看见了云上的新月。

4

        “我们三条家好容易有了个女孩,栗田口你们居然要和我们争。”

        “霖喜欢五虎退的小老虎和鸣狐的狐狸,喜欢乱的温柔,喜欢厚的贴心…………不如刀就先去反省一下自己吧。”

         “人世间总是充满了这样的争斗,因而充满了悲伤。”

        “左文字的你打开门把霖给我们再说话。”

        “虎彻家的三个够了哦。凭什么给你们。我们新选组的种类多,有世界第一的爱豆路和人气第二的加州BOY,家务事一团乱的家伙走开一点比较好。”

         “力力力,国广一派也不能落后。小僧可不能输给已经在挖通墙壁的兄弟们。”

         ………………






END


1是伊藤诚,不用科普了吧。

2是佐伯克哉,鬼畜眼镜的主角

3是朝日奈右京,兄弟战争男主角之一

4是家长们的每日睡前修罗场




被刀剑付丧神养大的半神女孩。爸爸很明显是三日月宗近。所以姓三条。

虽然看起来总是和爸爸性格一样啊哈哈的生活着,但是据说长的像妈妈。

被刀剑们当女儿养大,虽然大家宠她如同世界第一的公主殿下,但是有非常可怕的武力值,正经起来能够打赢整个三条家。师从各路名刀,刀剑们主人的流派都学了个遍。

体质非常奇怪,容易吸引妖魔鬼怪,所以一直小时候是在神社由刀剑们教育长大。直到小学三年级不得已入学,随身携带一把短刀或肋差,方便战斗与召唤付丧神战斗。

供应着所有满级的刀剑的灵力,所以总是吃很多东西,还会说“我要吃腌萝卜啊……”口味上和老奶奶一样。

看起来又是随了爸爸。(烛台切)

目前身边的朋友除了夏目以外,都是R18、乙女向游戏的主角们。无论男女,都单箭头她,身边总是出没着修罗场。本人依旧情商感人的觉得“大家和我都是好朋友吗。”

衣服是由家里的家长(刀剑们)挑选的,本人不擅长打扮。据说会打扮的像老奶奶。

称呼妈妈为“天国的妈妈”,叫爸爸“老牛吃嫩草的糟糕大人”、“熔炉里安息的老爸”。但是私下里会觉得“如果没有自己老爸老妈会不会幸福…………”








鬼畜眼镜、夜勤病栋、日在校园、黑与金的钥匙等R18游戏主角是她的好友。


评论(31)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