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贼多

全职吸吸吸

【刀剑乱舞+型月】黑天鹅 污

1
这个本丸到来的新主人,据说是一对父女。
一对奇怪的父女。
因为严肃而端正的五官的缘故吧,那位父亲的年龄说是二十出头也好,三十几岁也罢。第一眼让人注意的是他的威严,还有与黑色的法衣与胸口的十字架一起被放大的圣职者端正而冷漠的气息。
而那个女孩……

今剑有一天从池塘那捡落入水里的手鞠的时候,看见了身为神父的父亲站在庭院那里。
他的女儿跪在他面前的地面上,女孩佩戴的银白色的十字架,静静躺在她黑色袖口滑落露出缠满绷带的手腕。
神父的手放在女孩脑后,垂眸注视,如同天父赦免跪下的罪恶。神情冷漠,而带着几乎察觉不到的恶劣快意。
但他终究是怜爱女孩的,所以……
2
供应灵力的是女孩,但是指挥出阵的是神父。
刀剑们偶尔能看见女孩跟随在父亲身边走出门的身影。
但只能看见她如同伊斯兰教的信徒似的,笼罩在漆黑的长袍中,除了转角时不小心看见的一丝白色的足尖,多数时候能够感觉到她,是因为女孩的灵力始终如一的存在着。
甜美糜丽的灵力,像是热带雨林里绮丽的花朵,只要轻轻一碰就娇艳到了流出香艳的汁液。贯彻到身体里的时候,像是情人细心火热的亲吻。
这让人疑心,那森严的黑色长袍下,是否如这梦里也连绵不断的繁华般,繁华艳丽。
只是一点脚尖的白,都香艳到了让刀剑的钢铁之躯都要融化在无边的甜美的迷梦里。
“有让人犯罪的气息。”
笑面青江对着一期一振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青发的付丧神正从地上捡起银白色的十字架。
那上面的蔷薇念珠,透过微薄的灵力芳香,浅淡的传来少女自身的气味。
与灵力糜丽的绮艳张扬、几乎让人溺死不同,少女本身的气息是雪似的清淡。如果形容的话,是雪白的天鹅绒里,细碎的满天星吧。
美丽的,凑近她时,来不及嗅到想象里的甘美,便已经把她揉碎了。
3
就像囚禁。
神父把女儿关在卧房中,几乎不准她出来走动。
送饭的烛台切是唯一被准许接近卧房那层层结界的付丧神。
他也是第一个猜测到神父与女孩之间背弃了伦理关系的刀剑,并且……亲眼证实了。
大名们圈养姬妾,将军设置了大奥与铃廊,唐国的帝王有佳丽三千。
可是哪怕是糜烂的贵族,也很难见到,神父与他女儿这样的存在。
父亲对女儿的爱意,混杂着亵渎宗教的罪恶虔诚。
而女孩本身,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是错误的,或许是因为父亲没有教导而产生的误导。
她看待这样罪恶、甜美、苦难的关系,顺从乖巧的让人觉得她是在享受这样的沉迷于原罪。
但她仍旧是痛苦的。
他依旧记得一身黑纱的少女跪倒在地上,低头祈祷着,身后被男人侵/犯的样子。
那一头深紫色的长发自眉心分开倾泻而下,半掩了少女娇嫩的唇角,像是凤蝶伏在花上栖息着,落在晨间的阳光下,绸缎一样遮盖了表情。
只有银白色的十字架还被她执起亲吻,那一点纯白的闪光,没入深紫色的长发,让人想起星星。
4
把十字架还回去。
这件事情,青江却选择了在神父出去的时候去做。
他在女孩再一次跟在父亲身边送出门时,与她擦肩而过。
虽然只是这样,却在女孩才看的见的地方,在手掌中露出一点银色。
然后他在庭院后面的紫藤花架下面等了一会,就看见远处一个人影分花拂柳而来,在次第的花影里,让人想起宫殿中渐次被卷起的竹帘。
在几步外的女孩停下了,隔着溪流边的绣球花,那是一个恰好而姝丽的距离。她的身形裹在黑纱下影影绰绰,像是白绢上绘了的半面残荷,等待的是一场雨声。
他端详着少女在花下的影子,那样子好像要看到她心里。半晌,他温柔而莫名的说:“你吻我一下。”
青江把手伸出来,银白色的十字架躺在那里,这是一份用来交换圣洁的交易。
女孩那个时候有什么表情呢?她是否吃惊呢?
青色长发的付丧神这样的俊美,足以让人忽视他也许会有的特殊用心,近乎于诱哄的看着她。
但少女却轻轻摇了摇头。
她深紫色的长发朦胧的如同晨曦花影。
十字架的意义似乎不值得她冒犯父亲的禁令。她就此转身,似乎就要离开。
这个举动才让人觉得,这个像是影子一样呆在她父亲身边的少女,原来是有着自我思想的。
青江不惊讶于交易的失败,而因为她的离去而觉得吃惊。
他大步跨过了溪流,溅起的水花湿了下摆,抢先一步,站在了要走的少女面前。
“那么,我帮你戴上这个,而你,让我看看你的样子。”








TBC

神父和审神者非亲生父女设定。

我就是要写刀剑们看见了审神者被QJ的那种……
不喜欢就不要看了。
最后是神父被刀剑们驱逐了。

恩,要写刀剑们本来是不小心看到审神者被QJ
后来偷窥成瘾
然后乘机睡J
或者……
你懂的
一个大写的污
无逻辑的污



青江是色那个情高中生吗。所以给他安排了这样的剧情。
今剑看到了,短刀的身体,太刀的思维,非常污啊。

评论(28)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