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贼多

全职吸吸吸

【BS】正义王冠 ① 超人死亡向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完了
应行的路我已经行尽了
当守的道我已经守住
从此以后
正义的冠冕为你留存
————《圣经》





        布鲁斯晚年生活很平静,直到一百九十岁的高龄——别惊讶,科技的发展使得一百岁都只能算得上进入壮年。他还能不拄拐杖的绕着正义山走上好几圈。不过得慢慢的走,时间不饶人,身体终究跟不上往年,比不上年轻时了。
        他偶尔会去广场上喂鸽子,一开始,时不时会有路过的超级英雄抱着反派从天生摔下来,晕乎乎的冲他打招呼。不过这样的机会也慢慢越来越少了。
        一是人总是越来越老。老人斑、褶子一齐出现在布鲁西宝贝那张讨人喜欢的脸上。那个样子便和年轻时差了很多。加上那种年轻人眼中老人的固执,他拒绝使用一切让他能够返老还童的药水和科技,坚持固执的自然老去。偶尔会来看望他的戴安娜和他在公园里散步聊天,看起来就像曾祖父和曾孙女。
        二是时代的进步,地球的人类大量的向外星移民了,移民多了,那些反派终于放过了平均一天就要被入侵一次的地球,在宇宙的别的地方兴风作浪。瞭望塔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变成了小孩子们假期和家长一起参观的博物馆。最近几年旁边还新增了一个儿童游乐园。
        布鲁斯本来是想匿名去应聘解说员的,他捧着资料背了好几天。从周边贩卖的乐高积木和其他玩具,加上那些天知道正义联盟解救过几次地球。布鲁斯自己则只记得每次战损的数字,和蓝大个每次快缩到椅子里面的囧样。
        不过因为他顽固的不准备用那些返老还童的药水,他被以个人形象不过关的理由给刷了下来。
        哦,人见人爱的哥谭宝贝也有被嫌弃的一天。
        所以地球和布鲁斯,不得以的,不情愿的,都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他们在银河系那颗还可以燃烧五十亿年的太阳下,慢慢老去。
      




       他现在一天睡九个小时,晚上十点之前就上床睡觉。醒来后就慢慢的吃早饭,食物可以用餐刀切成小块慢慢下咽,杜绝了甜甜圈和咖啡,小甜饼在努力戒除当中。然后不紧不慢的在河边钓鱼,等到太阳升起来,他站在茫茫腾起一片雾气的水域边上,看着水草在阳光里摇曳。
        宽恕他讲的这么平板无趣,因为蝙蝠侠本身不是个会说话的人。布鲁西宝贝能言善道,可那感觉更像是个演员在舞台上表演话剧,他表现的是一个讨人喜欢无害低能的丑角,当他摔倒或者像笑似的哭泣,台下就会哈哈大笑。
        所以年轻的时候他就不怎么喜欢在联盟里开口——那种带着感情倾向的话语正是蝙蝠侠一直避免的,而蓝大个的存在,免了他做思想教育和战前动员之类长篇累椟的讲话。他们两个人有心照不宣的默契。
        可是私底下正义联盟的主席,还是总想要多听自己的搭档说说话,那段时间里超人像是一只大大的蓝色叶子,被风吹的只绕着蝙蝠侠打转,从超级恶棍们最近几次的犯罪行为,关于瞭望塔的吐司机和甜甜圈的订购,到超人经常想要得到认可的堪萨斯小调。
        正联主席看起来总是那样乐意什么话题都和自己的搭档说。
        分明他的搭档看起来总是那样不耐烦,显得超人一厢情愿似的。蝙蝠侠总是能用一个万年不变的嘲讽冷漠脸把超人冻的住嘴,可事实上正联顾问其实……并不讨厌那些话题。
        甜甜圈和乡下小调,苹果派和咖啡。
        蓝色的大个子在瞭望塔的大门打开的时候,徐徐抬起头,自然而然的露出了小记者的那份笑容。
        ——B!
        




        地球现在就像个老年人活动中心,到处都是像他这样头发花白、在机器人陪同下,绕着公园一圈一圈遛弯的老头子老太太。
        人类又把疆土推开了几个星域,科技技术攻克了无数癌症难题,超级反派要统治宇宙的计划被英雄阻止……这些都和他们没有关系。
         喂公园里咕咕叫的鸽子比这些重要多了。
         布鲁斯提着渔具和两条巴掌大小的鱼,绕着湖走回别墅,想着用柠檬汁去腥还是用酒,草坪上的草应该修剪了,书房里的书是不是该晒一晒之类的问题。
        然后当他回到庄园里时,接到了电子管家通报的一封消息。
        要知道在哥谭宝贝布鲁西自从到了这个老的发生情史都会让人觉得好笑的年纪后,电子管家最多给他发的消息是今天天气如何如何,要如何如何好好保养他这具老骨头,名模美女们自从知道他把家产捐了差不多了后,就和媒体一起把目光放在了别处。
        这个来自外界的消息,对于像活在一座繁荣后衰败的岛屿中的布鲁斯来说,就像在无人岛上捡到了个漂流瓶。
        他打开了瓶盖,听见这空空如也的瓶子里面晃动着的水滴和遥远的地方传来的熟悉而陌生的声音。
        ——克拉克-肯特的墓地出了些问题。
       





         众所周知,超人的墓地在瞭望塔,那里有钢铁之躯死后,人们奉献给他的眼泪、悼词、雕塑等,一切把他升华为一个神明的东西。但是实际上,这位外星来客的遗体,却以一个普通的人类克拉克-肯特的身份,回归了到他母亲的怀抱。
        那位和布鲁斯母亲同名的母亲,有着所有母亲一样的坚强和体贴。
        “没事……孩子们,我的克拉克,只不过像是几十年前一样,再一次从天上,来到了我怀里。”
        她执意和换回普通人身份的正义联盟的英雄们,在葬礼中一起走过了堪萨斯州那片长长的、金色的玉米地,伴着过于明媚的阳光,和这片土地里永恒丰茂的植物。
        很多年前,玛莎在这片丰收的土地里抱起了一个红色襁褓的婴儿,而今天,玛莎认为只不过是这个婴孩重新闭上了他的眼睛,回到了这片土地上。
        黛安娜扶着这位步履蹒跚的母亲,布鲁斯和哈尔他们扛着克拉克的棺材,一步一步,走在这秋日丰收的堪萨斯里,把克拉克葬进了一个对于世界来说,那么那么小的坑底。
        他拯救过这世界无数次,最后的容身之地,只有那么小小的一点。可他还是像一个婴孩蜷缩在母亲怀里一样,在这个给过他太多好与不好的世界里,满足的睡着了。





        时隔多年,布鲁斯再一次来到堪萨斯,决定克拉克墓地的迁移。
       




TBC

酥皮死亡向。
带刀的糖。
老爷和酥皮互相有感觉,但谁也没说出口。
没有复活。
因为为了安慰玛莎,棺材里的遗体其实是假造的,真实的酥皮只剩下一片披风。
自我设定很多。
食用……可能说不上愉快。

评论(10)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