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贼多

日常咸鱼

【2H/楚路】盆盆奶给你喝

注: 卡塞尔就读的大家熊猫化,教职员工变身饲养员与园长,卡塞尔变成大熊猫繁育基地,很傻白甜的故事。

  
  
  

 
  
  
  前言:卡塞尔的大熊猫研究基地中的网红熊猫路明非,从出生开始,就和卡塞尔的同伴们一起为大家贡献了诸多的表情包。
  身为众多表情包之主角的路明非可以说是熊生赢家!然而在他一岁生日的那天,从外面救助回来的大熊猫楚子航,却开始抢它的粉丝啦!
  
  
  

  

  
  1
  路明非是一只熊猫。
  一只与众不同的熊猫。
  2
  身为黑白色的胖子熊一族,历来被称呼为滚滚。因为长的几乎都一样,除了饲养员和极个别猫粉,很少有人能把它们区分出来。
  但路明非就不一样了,几乎所有人都能从千千万万只滚滚中认出它。
  一切都是靠着它头顶履剪不掉的WIFI呆毛,和出生60天时,被咖啡色的弟弟路鸣泽、海归家族上杉家三兄妹疯狂埋底,努力挣扎却依旧被埋的只剩呆毛的衰样视频。
  3
  视频被奶妈苏恩熙与奶妈酒德麻衣上传网络后路明非一炮而红。
  大家给它P了一张张表情包。
  你们都是我的翅膀-JPG
  压到变形-JPG
  救救孩子-GIF
  刁民在谋害朕-GIF
  救驾救驾-JPG
  屎了屎了-JPG
  就此成为了新一代斧头山网红扛把子,人称S级可爱的新生代熊猫路明非。
  4
  现年300天芳龄的路明非和路鸣泽的父母,是野放大熊猫路麟城和乔薇尼。
  本来带着项圈野放的两只大熊猫突然出现在乡村山脉中的村庄里面,在围观群众的吃瓜下巡视完了村庄,祸害完了菜地,明目张胆的吃了老乡家的蜂蜜后,赶来的林业人员和善后的工作人员把它们带回了基地,才发现这两只熊猫搞出了熊命。
  搞了半天它们回来是为了找两脚兽接生???
  5
  卡塞尔名下的熊猫就在那一年迎来井喷式增长。
  首先是海外旅居的人气大熊猫上杉越的三个子女因为熊猫妈妈去世而提前归国。三兄妹毛色一个比一个淡,像生出来墨水不够,因此被戏称熊淡如菊。
  然后是租借给意大利的大熊猫庞贝与古尔薇格,生下了被母亲爱的舔舔,舔的粉红色脏脏毛儿子恺撒。
  最后是野放熊猫归来,产下的巧克力色路鸣泽与WIFI路明非。
  在看到这一届的斧头山熊猫后,猫粉奔走相告,嘤嘤嘤,终于有一届这么个性分明的猫猫好安利惹。
  6
  然鹅,你以为这些就能概括熊猫猫们的可爱了吗?
  奶妈们抱着熊猫对你露出了险恶的微笑。
  7
  苏恩熙和酒德麻衣是围脖ID分别为薯片与长腿的滚滚圈大手。
  其中长腿奶妈酒德麻衣,被猫粉们称呼为“辣个可恶的女人”。
  因为她夺走了无数猫猫的初吻,还厚颜无耻的po在网上。
  著名表情包是她抱着蒙蔽的呆毛王路明非亲亲,底下的注字——有的人表面光鲜靓丽,实际上连只熊猫都没有。
  引起无数猫粉哭天喊地,从此之后长了网红脸被叫“老婆”、“老公”的大美人酒德麻衣,被无数猫粉恶狠狠的称为“辣个可恶女人”。
  酒德麻衣微笑着把自己头像换成了路明非为了竹笋扒着自己长腿,整只熊团成汤圆的模样。
  8
  最独得麻衣恩宠的路家兄弟,哥哥路明非是个蠢萌蠢萌的圆球吃货,弟弟路鸣泽是有喜欢粘着哥哥恶作剧的小熊精。
  出生刚四十五天时兄弟两个的个性就暴露无疑了。
  路鸣泽猴精一样趴在栏杆边观察形式准备越狱,路明非像个毛茸茸的熊猫毯子一样趴在地上睡觉。
  他们两边的同伴康斯坦丁和诺顿盘在一边互相舔着嘴巴(刚喝完奶)。芬格尔一次次的翻越栏杆,然后一次次的被奶妈发现按回窝里。
  就在奶妈们疲于奔命的想要把这群造反的黑白团子按回去时,角落里缩着的路鸣泽踩着睡成团的哥哥路明非爬上了栏杆,在上面晃晃悠悠的要爬下去时,睡着的路明非醒来了。
  身为哥哥却一点尊严的也没有的被弟弟当了垫脚石,他迟钝的张开粉红的肉垫站起来对着上面的弟弟“嗯嗯”的叫了两声,可是路鸣泽只是看着他,路明非看出弟弟要走,迷茫的看了看混乱的四周,无处可去,只能团成球爬走到一边。
  而原本对自由唾手可得的路鸣泽看着哥哥一个人的背影,前爪一松,从自由的边缘摔回了摇篮中,趴回了哥哥身边,把爪爪按在哥哥呆毛上。
  【笨蛋哥哥别害怕,我不走。】
  9
  就像后来每一次的故事一样,小恶魔路鸣泽虽然老是对哥哥恶作剧,但它一次都没有抛弃过笨蛋怂蠢的哥哥。
  这也许就是弟弟的爱吧。
  10
  但是弟弟的爱经常被路明非的“翅膀们”挡住了呢。
  11
  翅膀一号的陈墨瞳,小名叫诺诺。是一只漂亮的不得了的雌性熊猫。
  在它们这些同年的小熊猫第一次直播时,诺顿跑过来抢了路明非的盆盆奶,要给弟弟康斯坦丁的时候,陈墨瞳啪啪的挥舞着两只熊爪追着诺顿打,把个子最大的诺顿从地上打到水里。最后满意的打倒诺顿在地上,压在屁股底下。康斯坦丁弱弱的爬过来“嗯嗯”了好几声,趾高气昂的诺诺才叼着路明非的盆盆回家。
  迷之女王气场让直播间一瞬井喷大喊“女王大人”。
  新的表情包就是叼着盆站在诺顿身上的诺诺,俯视着一边拿熊爪爪捂着嘴巴的路明非——配字,跟着我在斧头山梭了蒜喝上奶。
  北京老炮陈墨瞳为爱尬架,冲冠一怒为……熊颜。
  路明非之后总是屁颠屁颠的跟在诺诺的短尾巴后面,每次被咖啡色的弟弟看见,就是要抱着路明非一个“爱的抱抱”,然后两只巧克力馅和芝麻馅的汤圆,抱着一起滚下坡。
  诺诺看见了总会嘎嘎笑。
  12
  翅膀二号是高冷小熊猫零。
  这位家族为第一代赴俄罗斯打工的熊猫后代生下的小熊猫,是卡塞尔这一届最高冷的美人。
  因为零的日常就是——挂树上。
  挂在高高的树上。
  挂在高高的饲养员爬都怕不到的树上。
  就算饲养员苏恩熙敲着碗喊着“果来、果来”,她都安静如一只被扎在树枝上的汤圆团,一动不动。
  苏恩熙只能把长竿子捆上奶瓶,才能让这位高冷的小公举下树回家。
  但很神奇的就是,每次小公举看见路明非在水池子里玩水,就会静静的爬下树来,和他一起在水坑里玩水。
  【不喜欢别的熊,但是很喜欢你】
  13
  翅膀三号就是日本留学回来的樱花粉的小公举绘梨衣。
  因为年龄小,身体弱,很晚很晚才加入队伍里面的绘梨衣,浑身泛着被舔出来的可爱粉色——除了被养母舔,还会被哥哥源稚生源稚女舔。
  谁也说不清为什么她会喜欢跟着衰怂衰怂的路明非,甚至放弃了哥哥源稚生。
  搞得源稚生每次想要找妹妹玩,却被妹妹无视而很狂躁。源稚生有一段时间特别喜欢带着弟弟源稚女去吓睡着的路明非。
  【对我妹妹出手的混蛋!】
  然后被一边冒出来的咖啡色的路鸣泽,一巴掌,拍的平地摔。
  【是你妹妹老是缠着我哥哥!】
  妹控和兄控哪个更厉害?
  【sakura最厉害!】这是被路明妃带着乐颠颠跑开的绘梨衣的回答。
  竹叶飘逸洒满我的脸,妹妹叛逆伤透我的心。
  被打的摊成饼的源稚生哭哭。
  
  14
  按理说这样看起来衰怂的食物链底端熊猫路明非,其实是个人生赢家啊。
  继续发展下去说不定到适龄还能成为新一代受欢迎的种公【不】。
  网络上以它为主角的表情包流传到了国门之外,大有路明非要靠着废萌与呆毛成为新一代的大熊猫明星。
  然而,出现了!冲击他网红熊身份的大熊猫!
  楚子航。
  15
  被人们发现在隧道外时,小熊猫楚子航只有一岁大小。
  人们发现它时楚子航躺在地上,爪子里与腹部都是鲜血。
  在林业局带往医院救治后,医生在它腹部发现了麻醉弹。根据现场勘察和追捕,人们确认了楚子航是被偷猎的小熊猫。
  这个年纪的熊猫一般还跟着母亲生活,所以楚子航的母亲估计已经被偷猎组织带走了。
  这起恶性事件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报纸上的头条照片,是乌溜溜的眼睛里都是迷茫的楚子航躺在手术台上,短腿上有几道狰狞的伤口,腹部的白毛上都是鲜血。
  苏恩熙拍了一把脚边路明非的屁股,小怂蛋对她嘎嗷一声,她抱起短腿的路明非念叨“傻崽崽啊,你可长点心唉。就你这样别说野放了,在这没人看着都受欺负。”
  脚边的巧克力色路鸣泽眼睛一眯,挠起了苏恩熙的腿:【短腿两脚兽!快把手从哥哥的屁股上移开啊。】
  16
  由于是野生大熊猫幼崽,来到卡塞尔养伤的楚子航,有一段时间都是和别的猫猫们隔离饲养。
  腹部和腿部都发现伤的楚子航,为了手术被剃了下/半/身的毛。网络上开始流传着楚子航的“脱裤照”,大家嘎嘎笑着说楚子航不穿裤子耍流氓,医疗组的苏茜则默默的发布了一段短视频。
  剃了毛丑丑的有点滑稽的楚子航一只熊走在栏杆一头,走的很慢很慢,偶尔会久久的呆在栏杆那看着玩耍的小熊猫们,他圆圆的、毛茸茸的脸贴在缝隙那,眨眨眼睛,低下头,带着滑稽的下/半/身又默默的一瘸一拐的走开了。
  附字是:楚子航的妈妈到现在还没有下落,伤也不知道会不会落下后遗症,放归与留下的未来还在讨论。现在,你还觉得丑丑的楚子航很好笑吗?
  因此,网络上再也没有了楚子航受伤后的表情包。大家一起在网络上发起请求:如果可以,让楚子航和卡塞尔的小熊猫们一起玩吧。
  17
  楚子航是一只和他野生熊猫身份完全不同的安静的小熊猫。在卡塞尔这一届的挖煤熊猫中,他是最安静的了。
  路明非不算,他是懒。懒到小时候睡觉尿尿都不愿意爬开,摊在那里,被PS成总裁文里“玩坏的抹布娃娃”。
  因为卡塞尔大多数的熊猫都太闹腾了。喜爱刨坑挖煤简直是卡塞尔每一届猫猫们的遗传,还是非常强韧的那种。几乎网上一有脏脏的小熊猫被饲养员捏着后颈肉提溜的照片,大家都会发“卡塞尔无良煤矿老板昂热又又又雇佣童工惹”、“被捏住命运的后颈肉的脏脏包”。
  特别是三岁的旅意归国大熊猫恺撒,这个从小生在地中海的猫猫父系的遗传强韧,特别喜欢刨坑,斥资百万的熊猫园被他一熊挖成了月球表面。加图索动物园园长弗罗斯特,就是被这位大少爷气的发际线一退再退。
  现在这位归国大少爷因为刨土砸在睡觉的路明非头上,被诺诺几巴掌拍服了,日常就是在诺诺看的见的地方挖煤炫耀自己的技巧。
  新加入的楚子航看着大家热火朝天的挖煤,在边缘游走着,并不热情,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身后跟了一只小尾巴。
  是路明非。
  18
  新一任的网红熊猫楚子航出道是因为偷猎事件被关注。
  然后是手术“扒裤照”的风波吸粉。
  之后这只野生却白的发光、自带微笑唇、一只猫猫一瘸一拐的走着时背景特别触动人心的大熊猫,靠着外表和身世吸粉无数。
  俨然是新一代网红猫猫,力压海归贵公子恺撒、兄妹三人樱花粉的源家兄妹、蠢萌表情包之王路明非等人成为了卡塞尔新一代头牌。
  酒德麻衣抱着楚子航颠啊颠,底下伸着短手“嗯嗯嗯”的路明非成为了这位网红上位的证据。
  网友们纷纷斥责可恶的女人酒德麻衣:你忘记你说过最爱明非一辈子的事情了吗?
  酒德麻衣发了一张双手扒着窗户,脸放在台子上的楚子航照片,配字:你看看这眼睛像不像迷失的小鹿。
  众多嘤嘤怪顿时在麻衣微博下集合,求求她多放一点楚子航的萌照。
  苏恩熙发了另一张照片。
  在楚子航扒着窗户而酒德麻衣狂拍的角落,坐在墙角背对大家的路明非,头顶的呆毛显著,散发着失宠的气息。
  #你看那只猫猫好像一条失恋狗唉。
  #失宠的猫猫就是这样。
  #委屈成带呆毛的饭团-JPG
  #我四不四里最爱的人。
  大家都在哈哈哈,网友们戏精附体评论:卡塞尔偶像天团空降神秘资本支持的小白脸楚子航,夺走了C位,还排挤团宠路明非,真是心机熊!可恶的女经纪人见色眼开,将小可怜路明非打入冷宫!大家快来品一品这个年度吃瓜大戏。
  戏精们玩的超嗨,纷纷表明自己的粉籍。一会说我们明非草根小可怜搞不过空降资本大少楚子航,一会表示救救孩子我们团粉不约,一会说我们恺皇以实力看熊会挖煤就收下,一会嘤嘤嘤怪附体说绘梨衣小公举最喜欢明非绝不会坐视不管的。
  两脚兽给猫猫们安偶像设定上了瘾,一个个比碰瓷要苹果的芬格尔还戏精,话题带着TAG热度再次突破天际,还真有大触给卡塞尔的猫猫们画了人设出道。
  吃瓜群众们热情高涨,在评论区各显神通:
  你说我恺皇毒瘤,在加图索天团就是因此被退货的,呸,清者自清,靴靴。我们恺皇是被昂热亲自点名带回来的C位,热衷植树造林为环保做贡献,这么好的孩纸居然黑它,泥萌的良心呢?!
  楚殿粉不约!我们楚殿八辈贫农,哪来的资本!他本是大山深处的一颗西兰花,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入主卡塞尔,尔等胸毛兽再猖狂也只是圈养的滚滚,我们楚殿才是潘达利亚之魂的继承人!
  呸,诺顿和康斯坦丁怎么入团的没有数吗?要不是它们家是做冶炼的土豪,那个唐大富家的珠宝代言怎么拿的?还艹普通人家人设的兄弟情!谁不知道就你们煤老板家最乱,坐等兄弟糊墙!
  呵呵,楼上一看就是路家兄弟的水军。你们路家才凑表脸!学我们家诺顿和康斯坦丁兄弟情深人设,结果片场被人看见路鸣泽踩着路明非上位。实锤视频不认就算了。路鸣泽的咖啡色毛就是染的还不认,和我说什么混血儿,呵呵,解解真素伶牙俐齿。
  …………
  有时候真是搞不懂这些两脚兽究竟是有多闲,还是脑子有陨石坑。
  19
  然鹅,在这个大家集体戏精附体时,又是酒德麻衣,带着她的摄像机搅乱了猫粉圈。
  一段短视频。
  楚子航在前面一瘸一拐的走,路明非在后面跟,毛团子楚子航忽然停了,底盘超低如柯基的路明非撞上了楚子航的毛球尾巴,吧唧一声摔了。楚子航转过身来就给了蒙蔽的路明非一个抱抱,把它手脚并用的拉起来,两只熊猫并排走在了一块。
  戏精评论区立刻精神抖擞,回道:可恶的经纪人又来艹兄弟情深的人设惹,摆拍,一看就是摆拍!不信你让我摸摸路明非和楚子航,我祖传摸骨,一摸就能摸出子丑寅卯,不让我摸就是心虚!
  商业麦麸太过分!见路鸣泽染毛事发,就踹了弟弟,找新欢。路明非你个心机熊!你对得起偷窝窝头养你的路鸣泽吗?
  路明非就是谁红和谁玩!实锤!诺诺空降斧头山榜单以“梭了蒜”登顶就抱诺诺大腿。
  绘梨衣带着“樱花樱花想见你”的MV拿到大奖就和源氏兄妹炒亲故。
  芬格尔以“苹果果”拿到最佳碰瓷奖就互称上铺的兄弟。
  恺撒靠着加图索进修光环和年度挖坑植树奖强势C位就认恺撒为大哥。
  诺顿和康斯坦丁家里被发现有煤矿背景就发和他们一起戏水的泳装照卖/肉!
  路明非蹭热度!
  滚出卡塞尔!
  快把它扔出园!
  我第一个报名参与这场危险的废品回收!大家不用感想我,我是毒瘤清道夫!请务必把这个毒瘤交给我!
  20
  两脚兽们吵吵嚷嚷,卡塞尔园区内就很安静。
  吃饭的时间到了,最喜欢搞事的诺顿又蠢蠢欲动了。悄咪咪蹭过来想要偷路明非的盆盆奶了,但是一个圆滚滚的身影站在了它对面,抬起了手上的肉垫。
  不是陈墨瞳,也不是路鸣泽,是楚子航。
  21
  【师兄,师兄,你为什么老是帮我啊。】
  【……看不惯而已。】
  【师兄不讨厌我吗?路鸣泽说我蠢,诺诺说我怂,恺撒老大说我腿短,芬格尔说我只会吃吃吃。我完全是师兄的反面,为什么师兄会看不惯呢?】
  【大家其实都在用自己的方法对你好。我猜是因为大家都觉得你需要照顾吧。】
  【我已经要三岁了,是大熊猫了,我很快就不喝奶了,要和师兄一起吃竹笋吃竹叶了。才不是需要两脚兽照顾的小熊。】
  【别的熊我不知道。可我觉得,想要照顾你的想法,是第一次见面就产生了的。就算你变成大只的熊,我也会照顾你的。】
  【变成大只的熊,那就由我来照顾师兄了!那时我负责给师兄守住盆盆奶,师兄想喝多久喝多久,就算是饲养员,我也会咬她的鞋子的!】
  【……明非还是不要长大吧。】
  【长大才好呢,师兄。你看隔壁的大熊猫们多威风,师兄你也是大熊猫,大家都夸你呢。】
  【……我其实很没有用哦。那些夸赞都名不副实。】
  【苏茜小姐说你是她见过最乖的猫猫。而且上次零从树上摔下来断了腿,手术后她痛了很久。她趴在我身边说好痛,可是她没有和别人说。师兄手术后也一定很痛吧。可是你却谁都没有说,一个人走在一边。我想你是不是也想要找一个人说很痛呢,所以我跟了上来。可是师兄你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反而帮我做了很多事情。所以我想,师兄真厉害。】
  【……其实很痛,到现在还是觉得很痛。光是想到痛苦,就害怕再也走不了路了。所以我不能去想。一直在这里走,不和别的熊交谈,只是为了躲避这件事情。我一点也不厉害。】
  【那么现在我和师兄是朋友了吗?师兄现在愿意和我说这件事,是因为把我当朋友了吗?】
  【朋友?】
  【就是把痛苦说给对方听,会把盆盆奶给对方喝,一起躺在水池里玩水,哪怕想到痛苦,可有朋友在身边就能把它赶走的关系,就是朋友。】
  【我是你的朋友?】
  【恩,我会把师兄的痛苦都赶走的。】
  明非跳起来追一只蝴蝶,一边挥着短短的手追,一边“嗯嗯”叫。
  【这样,赶走它,让痛痛都飞走!】
  
  22
  路总喜提新翅膀楚子航。
  两只猫猫一起躺在阳光底下面对面睡觉的萌照,被熊猫博主夏弥配字配的无比少女心:杏糊,就肆睡觉时,数你的眼睫毛。
  被萌到的网友紧急呼叫救护车,但也有无情的评论说,黑眼圈咋个看出个眼睫毛撒。被嘤嘤怪们的“我不听我不听楚路今天就是圆房”给堵了回去。
  23
  楚子航的腿奇迹般的好了起来。路明非高兴的从树上爬上爬下,开心的“汪汪”叫,如果不是他年纪还小,酒德麻衣都快觉得自己家的崽子是不是发情了。
  但伴随楚子航腿好的事情到来,是楚子航一次次越演越烈的“越狱”活动。
  趁着饲养员打扫房间,从栏杆那钻到隔壁,再从隔壁房门跑出去。
  在饲养员扶起假摔碰瓷的芬格尔时,楚子航却看准时机一溜烟从门跑出去。
  爬上墙想要从窗户那越狱。
  如此种种,让饲养员们头大。
  “是不是因为是野生崽,野性强所以活泼啊。”苏恩熙和酒德麻衣一边这么说,一边欲哭无泪的堵窗户——被楚子航带的,卡塞尔的崽子们个个跃跃欲试,今天被它们抓到大好时机,一个个叠起熊山,想要从窗户那爬出去。
  一边的游客拿着录像设备只会傻笑着拍照,看着饲养员们被熊淹没,一点也没有看到这群小祖宗挥舞着短手短腿的凶猛劲。
  酒德麻衣对自己胳膊上的路明非叫:“妈哎,果然嫁出去的崽,泼出去的水。你平常不是懒得动弹吗?怎么今天夫唱妇随和楚子航学越狱了!”
  镇压的崽子们被一个个放进竹筐“禁闭”。崽子们翻不出去,只能够着筐边互相狗叫以示友好。其中路明非的腿最短,只能看见他的竹筐边呆毛上下晃动。
  楚子航“嗯嗯”叫着在竹筐里扑腾:【明非,你还好吗?】
  【师兄,我没事!】
  别的熊猫崽七嘴八舌的互相说话:
  【不是让芬格尔你去分散苏恩熙注意力吗?】
  【恺撒你踩着我的脸上去的!】
  【你咬了我好几口呢!别装团子啊混蛋!】
  【是哪个鳖孙在我掉下来时,踩我的屁股的!】
  【要是路鸣泽你抱住酒德麻衣的胳膊,小爷我可就出去了!】
  【你们男生真幼稚。】
  【哥哥好厉害!】
  楚子航听着狱友们的吵吵嚷嚷,半晌静静的缩回筐底,到了晚上它和路明非说:
  【明非,我想了想。我可能不能带你离开了。我想要一只熊回家。谢谢你,谢谢大家,这些天帮我越狱。但是,到了我要离开的时候了。】
  24
  偷猎者找到了,楚子航的妈妈很不幸的遇害了。
  园长昂热和专家组经过讨论,决定把楚子航放归自然。
  晚上在睡觉的时候,路鸣泽翻过来和路明非说:【哥哥,你想不想要留下楚子航。】
  月光下,咖啡色的路鸣泽漂亮的像是一只小熊精。它甜甜的对哥哥说:【只要你想,明天我偷偷的把楚子航从树上推下去,它不会死,记得吗,就是上次零摔伤的那棵树,他的腿好了,但我知道,只要再摔上那么一次,他的后腿就会永远瘸掉,就再也不能离开动物园了。那个时候,他就永远是你一个人的师兄,怎么也跑不掉的。哥哥 只要你想,我都会帮你去做的哦。】
  【你那么喜欢他,我看着你为他拼命的样子都觉得好笑。就像你第一次为了诺诺去咬恺撒,然后被它推到坑里,还是诺诺把你扒拉回来的。记得吗?你今天给楚子航当肉椅的时候,比那个时候还要好笑。】
  【但我笑不出来啊。哥哥。我知道你喜欢他,可他未必知道你为他做的千分之一。把他留下,那么你所有的付出才会有回报。】
  25
  路明非对楚子航提议去爬树,于是两只熊猫,像汤圆一样戳在树顶。
  底下的游客们发出小声的尖叫,大赞它们的可爱,绘梨衣在底下和源稚生说sakura爬的好高好厉害,源稚生不爽的带她走到一边去。
  【师兄,你看,这就是卡塞尔,这样很漂亮吧。零说这里看卡塞尔最好看,所有她老是喜欢高高的地方】
  【是很漂亮。】
  【师兄你别骗熊哦,我知道你在森林里爬过比这还高的地方,那里肯定比这里漂亮多了。】
  【不一样的漂亮,森林很大,但很安静,也很危险。】
  【这里也很危险哦。如果不小心摔下去,要躺很久哦。】
  【我会抓住你的,如果你害怕摔下去的话。】
  【……师兄。】
  【恩。】
  【你知不知道,我其实是想要在这里推你下去。】
  【不知道。】
  【如果我把你推下去,你不会死,麻衣她们会很快地把你送到医疗室,但你的腿会彻底瘸掉,再也回不了森林,这样你知道了吗?】
  【知道。】
  【……师兄不害怕是觉得我做不到吗?因为我个子矮,还是废柴。】
  【因为明非你不会这么做。如果想要让我摔下来,最好的方法是让路鸣泽来。这样留下的我才不会“讨厌”你。可是你没有。】
  【……说到底,师兄还是觉得我笨,才想不出来嫁祸的方法,所以才不害怕啊。】
  【方法是路鸣泽想的吧。明非太善良了,所以拒绝了让路鸣泽动手的提议。你不是笨,明非。你是善良。】
  【师兄,如果我把我以后的盆盆奶都给你喝,你会不会留下来。】
  【……不,不会。对不起。】
  【盆盆奶是世界上最好喝的东西哦。麻衣有时候还会在里面放蜂蜜,森林里可是没有盆盆奶的。】
  【恩。】
  【我还能抢别的熊的给你。无论是盆盆奶还是苹果,都给你。还有很多你没有吃过的东西,都给你,师兄。】
  【……】
  【我还有很多好玩的东西没有给你看,很多有趣的事情没有和你说,还有好多好多的……】
  【明非……答应我一件事好吗。在我离开之后,就忘掉我,好不好。】
  26
  冬天的卡塞尔下了雪,酒德麻衣一深一浅的走在雪地里收猫。
  她抬头看了看高处的树梢,然后对身后的志愿者夏弥说:“明非今天又上树了,迟早要把这树杈砍了让它乖乖呆着。楚子航野放回去后,这崽子天天爬上爬下,把那当家。真是野了。”
  夏弥抬头张望,看见积雪的长青树中,一株树上叉着一只侧着头的熊猫。雪落在它身上,像是撒了椰蓉的糯米团子。
  麻衣是日本人,现在的四川话已经很熟练了,她喊着:“果赖,果赖。”路明非在上面歪歪头,一团雪掉下来,露出他乌黑的小小的眼睛。它还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像是黏在上面的饭团。
  夏弥看见它抬头,望向更远的地方。这是个非常人性化的动作,让人觉得它是不是在等什么人一样。
  27
  饲养员们把在雪地里撒欢的大熊猫们身上的雪擦干净了才让它们回窝睡觉。
  路明非被麻衣重点关注,在怀里搓了好久,到晚上睡觉的时候,路明非还觉得脚掌火辣辣的。
  路鸣泽坏笑着压在哥哥身上,说它没出息。
  【楚子航走的毫无牵挂,就你还念叨的他,念的要死要活,出息。还是你后悔没有听我的了。】
  路明非知道小恶魔弟弟其实是希望自己开心,团成一团闷闷的说:
  【我没有后悔。师兄该回到野外森林里去。它和我们不一样。他自己会掏蜂蜜、找竹鼠、吃竹子、找水源,这里太小了。适合我这种废柴熊。】
  【哥哥你知道就好。你这么笨,跟着去也是拖后腿。好好呆在这里吧。过几年你就会忘记它的。我们熊猫的一生很短,野外的更短了。你的楚子航楚师兄说不定已经忘记你了。或者没有忘记你,但它已经死掉了。死在偷猎者枪口下,或者哪天的山洪爆发卷进洪水。这些死法仔细想想也没差。圈养的你可比它这种野生的熊生要长多了。而且要美好多了。那个叫绘梨衣的姑娘喜欢你,麻衣会给你在奶里放蜂蜜,拍照的两脚兽会围着你尖叫,你懂得吧,你会有个快快乐乐的熊生。…………可你现在听我说着这些,这些足够让所有熊猫开心到摇摇晃晃的好东西,却还在咬着后槽牙哭,我说你是多没有出息啊,他都让你忘了他,你就是学不会……哥哥……哥哥……你怎么就是学不会啊。】
  【你是有多喜欢楚子航啊。】
  28
  大雪封山。
  楚子航在被雪与藤蔓遮挡好的山洞——他临时的“家”里睡觉,做着梦。
  它在这个落脚点蹲守偷猎者已经很久了。熊在冬天冬眠的自然规律让它打起精神很难。所以就算是精神坚韧如楚子航,都难免打了个盹。做了个梦。
  这是它第一次没有梦见偷猎者前来的夜晚,那个血色的梦。
  这个梦里只有他,和一只短手短脚还有呆毛的小熊。
  梦里它们一起躺在草地上看星星。
  
  小熊说,盆盆奶都给你,你留下好不好。
  当它睁开眼睛,眼前只是黑暗的洞穴。一边入冬前采摘的浆果散发着甜味。没有草地和星星,也没有那只小熊猫。
  它拱开洞口,看见漫漫的风雪弥漫了森林的夜,天空高远。在风雪中群山连绵,但远处的树顶好像坐着只熟悉的身影。
  它跑过去,在下坡时滚了一跤,撞在了树上。上面的积雪震落,砸在它眼眶上。树顶的松鼠受到惊吓,跳下来跑走了。
  楚子航愣了一会,抱着树干,忽然想通了。
  那只带着呆毛的小熊其实想要说的是:
  【师兄,我什么都不要,你带我走,好不好。】
  29
  他梦见他在梦里说。
  【好。】
  
  
  
  
  
  
  作者有话说:
  本文是YY产物。
  作者不具备任何专业熊猫知识。请不要当真。
  有BUG请忽略。
  食用愉快。
  
  
  

评论(13)

热度(293)